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四聖諦」銀獎-知因識果,斷苦求涅槃

撰文.高振凱

我人生學佛的機緣,似乎與 Covid-19 這個全人類共同面對的業報一起開始。

截至目前為止(2022/4/14)全球有 5.02 億人染疫,619 萬人因新冠肺炎而死亡。

人類在這一場大浩劫中,經歷著無以復加的「病苦」、「死苦」、「求不得苦」、「愛別離苦」、「五取蘊苦」⋯⋯。

靈鷲山四期教育的「阿含期初轉之法」線上課程,讓我在這不安的時期,還能安穩的在家中聽取授課法師們精心編排的課程,讓佛陀的教法悄然地植入我的心中,福報不可謂不大。

「四聖諦」是佛陀成道之後對弟子們所宣說的第一個法,這個法,道盡了人在世間應該要認清的因緣法則,也用因果、輪迴、生死流轉來告訴世人,唯有了悟「苦、集、滅、道」的真理,才能有機會斷除煩惱,找到離苦的道路,進而求得涅槃境界。

雖然有時候我們會領悟到世間的人、事、物並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無奈現實,但我們總會希望苦不要來,希望樂不要走,但是這個「希望」真的能如我們所願嗎?

隨著年紀的增長與生命經驗的累積,會遇到越來越多的「無常」,在此時認識與了解苦諦,進而有機會能
「知苦斷集,慕滅修道」,將佛陀所體悟到的真理與智慧應用在我們的有限生命當中,這是身為佛弟子的我學習佛法邁向成佛之道很重要的一個契機。

學習苦諦能讓我們「知苦而生起出離」、「知因而勤修離苦」、「同理而培養慈悲」。

其中,「知苦而生起出離」在我的生命中就真實地發生。

我自己活到中年,因為天性樂觀,人生也算是順遂,所以不認為人世間有太多的苦。

但是,我卻見證到我母親所受到的老、病、死、求不得、怨憎會⋯⋯等苦。

我的母親在世時,是個對自己外表要求很高、熱情、願意付出,但在努力表現與付出時,也希望能得到別人的尊重與認同,同時也是一個好勝心強、忌妒心強、比較沒有同理心的人。

打個比方,我母親在中年時看到年紀大的長輩,都會說自己一定要保持健康、不斷學習,而且要愛乾淨,不要被別人說有老人味或變成老人痴呆。

她在社區要改建階梯成為無障礙坡道時就反對,說這樣有礙觀瞻,不好看。

聽到有人洗腎或重病住院時,她也會很嫌惡地說,她以後一定不要這樣,所以她在 60 幾歲就開始爬山,鍛鍊身體⋯⋯。

她是個無神論者,不相信業力,更不相信因緣果報,認為她自己今生的順遂是自己努力得來的,對於因果觀念認為是佛教斂財的說法,因為她的婆婆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且供養廟裡不少錢,而與婆婆處的不好,因此,我母親經常謗佛、謗法、謗僧。

我母親的苦開始於她心臟與腎臟的衰竭,晚年經常進出醫院,往生前兩個月也逼不得已開始洗腎,這是「病苦」。

因為身體的衰老,她最後幾年也顧不得自己最貪戀、最自豪的美貌,這是她最無法面對的「老苦」。

我母親真正的「知苦、了苦」,應該是她在加護病房最後的 25 天,經歷兩次 CPR 急救,身上插滿了管線,痛苦地忍受身體的病痛,但意識清楚,雖然心中怨恨,卻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也說不出,什麼也無法改變,只能眼睜睜等待死亡。

以世俗的眼光來看,我母親可以說是個幸福的人,兒女孝順、衣食無缺、老公沒外遇⋯⋯,但是貪瞋癡慢疑這些人性上的陰暗面,加上人生本就會遇到的八苦,使她抑鬱而終。

身為子女,我很惋惜她人生沒有遇到過佛法這個善知識,讓她到臨終都是含恨而去,對於「苦」,無法對治。

初轉之法課程中,法師對四種良馬的譬喻,在這個分享中,我認為我應該是屬於第三良馬,鞭至皮肉驚覺:「見親族苦,想修行。」見親人受苦且無法善終,讓我會更用心來修習「四聖諦」法門。

苦,並非憑空降臨,而是依因緣與業力而生。對於我們凡人來說,有些苦是庸人自擾,有些苦是小題大作,有些苦是因為不了解前因後果,有些苦,甚至是自己去招惹,去求來的。

快樂若被人以貪求及執著來對應,最後也會變成是苦。

種種的苦與樂,終究都是無常的,所以,追根究底,人生是苦。認知因緣果報,了解人生是苦,進而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如此才有可能離苦得樂、跳脫輪迴、解脫生死、求得涅槃。勤進修行、追求自我圓滿的同時,也期許自己要發願度眾,誓願成佛。

來源:第307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