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放下征服心

撰文.呂政達

走進一間博物館,或走進一個特展,彷彿走進一個我們來不及趕上的時代,或者一名藝術家最深沉的心靈。

在號稱會動的文藝復興展,三百年來帶領風騷的作品近在眼前,坐在地上觀看百花大教堂穹頂的旋轉,上帝和亞當的手指交觸,宗教說人類文明誕生於這一刻。

在達文西的畫架後看著他一筆一筆畫出蒙娜麗莎的微笑,那個神祕笑容其實開啟了一個世代:從此,藝術家從對神話和聖經故事的關注大量轉換到人的描繪。

在文藝復興階段,神學由實證主義取代,我們才看到各種人體形式和尺寸、透視法的實驗,從波堤切利的維納斯到達文西的少女圖,人從此掌握了歷史的躍進,而不再由神來領導。

然而,人到了極致,往往也是神的墜落。走訪各地著名的博物館,大英博物館、紐約博物館或者羅浮宮,我們往往領會到背後一個精神:「征服」。

歷史上國家的強取豪奪,造就了這些博物館的館藏。

在羅浮宮,大衛畫的拿破崙加冕,佔據了博物館大的格局。

幸好我們可以看見斷臂無頭的勝利女神像,但從埃及時代拾級而上,每座作品都在說著人類征服的天性。

有些博物館,是為了紀念歷史上人類的愚蠢,如種族屠殺和戰爭,如我們在墨爾本見到的戰爭博物館,或者以色列紀念猶太人遭屠殺的博物館,然而,有沒有一間博物館,是為了展示人類包容的可能性?

是為了宗教昇華的情懷?是為了期許人類明天要更好的靈性生態?

流連在世界宗教博物館內,低迴,思索幾千年來人類由神學走向自我中心的表現主義,也許現在正是個最好的時機,讓人再回到宗教的懷抱,再回去敬天的情操,在人間重拾神聖的機會,展現出我們天性裡神格的那一部分,包容、博愛和尊重。

《法華經》云:「願以大慈悲,廣開甘露門,轉無上法輪。」一佛出世,得千佛護持。這是佛經內同體共生的精神,我們之間只有差異,沒有好壞的分別,宗博長年推動的生命教育,也在告訴我們,生命就是彼此尊重,當我們學習生命教育,我們也明白了這個道理。

來到宗博館,放下征服心吧,地球的遠端正在發生殘酷的戰事,遙遙期待,和平到來。

來源:第304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