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習慣告別是離相

撰文.黃渝閔

國中畢業前夕,要好的同學送我一片落葉,在卡片上寫著:「如果落葉還在,代表友誼常存。」這已是多少年前的往事。

我把落葉夾在一本詩集裡,落葉隨著年歲枯黃,這是何等驚心動魄的離別贈禮,如此易朽,又要代表著長遠的價值。從此,我沒有見過這位同學,卻養成收集落葉的嗜好,在大葉喬木或楓紅樹下,等待撿起第一片飄下的落葉,據說最新飄下的落葉有種魔力,可召喚想念的人來到眼前。

也有人用琉璃珠來代表告別和想念,當離別的時刻來到,送對方一串琉璃珠,留下同樣的一串,每當彼此想念,就可看看這串獨特的琉璃珠。後來有人告訴我,從國小、國中到高中,他已積了一個抽屜的琉璃珠,後來,那串琉璃珠代表著誰,記憶已有些模糊。

我跟他說,忘記誰是哪串琉璃珠,也沒有關係啦,當兩串相同的琉璃珠流轉在兩個好友間,那份心意也隨著琉璃珠長久保存著。每串琉璃珠都曾經是一種心意。

禪家則自有離別的風景,存在心中,也許畢竟不在。禪宗公案有敘禪師喝了一杯茶,跟弟子說一陣話,讀了一段《金剛經》,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道:「弟子且退,貧僧要走了。」就此盤坐全無氣息。也有位學佛人在一場場告別式助念,那天,他感嘆一聲:「最後我們都得習慣離別。」但習慣那終還是相啊,終還是靈骨塔中站立的骨灰罈和牌位,終還有個懷念的蹤跡。

照心道法師的說法,習慣告別是離相,但最究竟的還是破相到底。把諸相非相皆破了,破除一切的貪戀糾纏,一把火燒盡眾人膜拜的佛像,南泉禪師不也斬了那隻貓嗎?那天,問了這個問題,禪師抿嘴笑笑:「破了,破得好。」

排灣族神話裡,若是在美麗的天氣,水氣充足,農作豐收,天空懸掛淡淡彩虹,將蜻蜓的頭放進石臼,第二天,蜻蜓美麗的綠色複眼,就會幻化成琉璃珠。

我第一次讀到這則神話,總覺得有點殘忍,想像排灣族的孩子拿著網子在黃昏捕捉蜻蜓,小時候,我也做過同樣的事,但蜻蜓總是抓不到,高高飛開。

但是,和蜻蜓短暫的自然生命相比,或許,將蜻蜓的眼珠說成是琉璃珠,其實是個美麗的比喻。後來在《海角七號》那部電影裡,我還看到一種淡黃色的蝶蛹之珠,如一隻來不及羽化成蝶的蛹,永遠安睡在琉璃珠裡。後來我還知道,蝶蛹之珠通常是送給年輕人的,祝福他們的未來破蛹而出,長成為一隻漂亮的蝴蝶。

點閱: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