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輪迴道中你和我

撰文.呂松庭 繪圖.陳佳蕙

明代的《增廣賢文》是那時的童書,卻頗有人生哲理,其中有句「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可以是說夫妻姻緣的難得。但在九把刀的作品《月老》裡,姻緣變成那群月老手下的遊戲,只要紅線一連,任何人都可注定一場塵緣。

像《月老》這種描述冥界的電影,背後必有一種邏輯:今生無緣,但下一世的輪迴永遠還有機會在一起。雖然柯震東飾演的那個角色跟活在陽間的女朋友說:「早知道我突然死了,就不會苦苦追求妳了。」但是,沒關係,「有些事,一萬年都不會變。」在輪迴道中的你和我,總有機會以某一種生命型態、某個方式相遇。

如果真有輪迴,或許沒有在一起的遺憾就不會如此的刻骨銘心,生生死死的輪迴裡,如果真的有緣,即使連當事人都不知道的緣分,下一世的愛情就像走到轉角那樣的容易。

但是,因為你不知道了,你已不記得前世的糾纏,所以我們永遠無法確定,這一世的伴侶,是不是我們前世的最愛。詩人席慕蓉提出了一個辦法:「今生我仍不喝孟婆湯,來世我還會千里迢迢將你尋覓,來世我還會和你手牽手尋找五瓣的丁香。」

佛陀說的業力和因果,在現代生物學的語彙就是「基因記憶體」,有一個記憶體會記載所有的善惡業報,超越一個人的長短期記憶,隨著生生世世的流轉。在《月老》裡,每個靈魂都有一本簿子,記載你前世當過仙人掌、魚或蟬,如果你不曾忘掉,確實會影響你的今生。試想,如果你記得前世是隻貓,會不會常想趴下來舔牛奶?

但是,要記得前世的每個痛苦的時刻嗎?電影裡的副線,那個當了五白年的牛頭,無法忘記五百年前他被同夥背叛殺害的鬼頭成,過了五百年的怨仍不消,過了五百年,彼岸仍遙不可及,他要回來殺害那些早在輪迴道中變了樣態的同夥,忘記了,業力仍跟著他們,這是業力使人畏懼之處。

持續五百年的咒念,卻因五百年前的舉手之勞的善行而得以化解,電影裡,柯震東五白年前是一隻朝生暮死的蟬,離開土壤後只能活七天,當年的鬼頭成將這隻蟬放在樹上,他一念間善待一隻小動物,於是成全他五百年後的渡化。佛說彼岸,彼岸其實就在一念之間的善行,彼岸可能在五百年外,彼岸,也在懺悔和放下之處。

黃昏,走出電影院,讓我為你朗誦一段席慕蓉:「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點閱: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