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正念療法和寂靜修

撰文.楊宏國

心停下來後,即現萬古長空。心停下來後要做什麼?

這是道龐大的問題,從形而上的哲學、解出生命終極的答案、禪宗的明心見性到消解人生煩惱,都有可能在心停下來後,展現出迥然不同的風采。

消解生命煩憂,可能最可見到立竿見影效果。其實,許多信眾來找心道法師談煩惱、憂愁,要師父解惑、指引迷津,這麼多年來,心道法師就像個心靈醫生,不斷的扮演輔導和諮詢的角色。

如果心不停下來,拿東西來塞滿了心,不僅塞滿了煩惱心事,還滿到溢出來。這樣的人生,常常失去方向感,不知何去何從。遇到這樣的人,給他一份工作,讓他不要再想那麼多,轉換一下思路,改變一下心了流程,這就叫做「工作療法」。

把儀式中的拜懺、對佛的懺悔轉成對自己的懺悔,自己的記憶體,經過累世的作用,儲存著許多陰暗面的業報,我們誠心的懺悔過去之因果,這是佛法運用在現代精神治療裡,一個常見的療法。也有精神醫師會使用催眠,讓案主在催眠狀態裡,說出前世的經歷,這是因為記憶體中記錄著前世,在催眠中被喚取了出來。但催眠也是種暗示和跟隨,心理醫生施行催眠後,要當事人跟著他們的指示,說這裡會看見一間房子,會度過一條河流,會遇見什麼人,就這樣走下去。

但心理醫生暗示的方法用多了,自己也常是容易被暗示的人,也常常變成自己心裡出現了問題。心道法師說他就見過這樣的心理醫生,來跟他談內心的苦惱,他們從病人那裡聽到了太多的抱怨、心酸和煩惱,如果自己沒有辦法消化,讓心裡那些一天比一天塞得越來越多的東西化解掉,說不定就會接受那些東西的暗示,讓自己也出現了相同的問題。所以我就常說,心理醫生自己就要先懂得停心,傾倒掉內心堆塞的壞東西,讓自己成為負面情緒的絕緣體,才能繼續扮演好這個專業的角色。

但重要的是,那個「前世的我」,也並不是「真正的我」,也可能是過去的「記憶體」與現在的「記憶體」不謀而合,現在的「我」是個可以把過去那個「我」的記憶拿出來的人,但是,無論是那個「我」,我們要認識到,根本無此「我」的存在,這個就是一種「正念療法」。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說的:有個和尚大概學道家施習靈魂出竅,靈魂跑出身體遊蕩了十七、八天,他的身體就跟死了沒兩樣。其他僧人以為他死了,將他的肉體火化。和尚回來後找不到身體,整夜在僧院裡鬧,鬧得大家都沒辦法禪修。就有人準備了一大盆水和一大盆火,晚上當他又跑來,質問「我在那裡」的時候,跟他說「我在火裡」,他到火裡找,沒有找到「我」。又說:「我在水裡」,他到水裡找,也還是沒找著。他正疑惑著時,聽到一句「水裡沒有你,火裡沒有你,你還在哪裡?」這一說,他就悟道了。這種方法,用心理學的說法,就是「認知療法」。

近幾年來,佛法結合瑜珈和心理學放鬆練習技術的「正念療法」,在心理治療界運用得相當廣泛。有人每天早晨開始一天的行程前,會先靜坐冥想十分鐘,對於抑制自己沮喪、負面的情緒,有很好的效果。而心道法師的「正念」就是正面、積極、樂觀、愛心。悲觀的人看什麼事情都不對勁,覺得任何事情都是負面的,這事就要教他們永正面的想法來替代黑暗的力量,接受正面想法裡的正向力量。

心道法師的「寂靜修」也可說是一種「音聲療法」,但心道法師使用的素材不是音樂或梵唱,而是「聆聽寂靜」。聆聽寂靜,在寂靜的聲音裡,切割外在的一切,不再受外在環境的影響,不再一有個聲響耳朵就要靠過去,把心境打斷掉,呈現出健康的本性。「切割」這個詞,聽起來很剛性,但用聽寂靜來切割一切的記憶,卻非常的柔軟,那就像你想用手去切割空氣,你會覺得這怎麼辦得到呢,寂靜修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得到,需要你下定決心,花費長久工夫來實修。

但是,你也可以把日常生活的寂靜修,當作每日必須的「停心」工作,就像一個屋子,每天都要掃地、倒垃圾,不然就會約積越多,房子也不會乾淨,「寂靜修」也就像是每天幫心這間房子倒垃圾,保持著心的純淨。

點閱: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