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心道法師

靈鷲山成立以來,我一直夢想著把它創造成一個學園,這是一個實修的、教育的、培養和平種子的宗教文化園地。在這個未完成的心願中,不僅為佛教界培養人才,也讓各個宗教的修行人可以來此參學。這個學園中,大家可以探討全球和平的問題,可以對話各宗教的靈修傳承,這裡培養的學生都能具有「愛與和平、地球一家」的理念。

佛教界需要有素質良好的傳教士,當然,這就得從教育著手。

放眼其他宗教界,如基督教在全世界有幾百所大學,回教徒也有幾百所的大學,培養出訓練有素的高知識份子。佛教徒的大學在哪裡?沒有。像我這樣的一路死方法苦修實練的法師,其實常被愧稱「草包師父」,沒有高學歷,就是個土和尚,本土才是草嘛。雖然,我的徒弟頗多大學生、碩博士生,一個一個比我強,我自己沒有大學文憑,有的只是社會文憑。

我一直夢想著這一所佛教的大學,現在有佛教大學有嗎?佛教界蓋的大學當然有,然而,教學目標內容全部以佛教為主的大學,卻沒未存在。我夢想著一所全部是佛教的大學,裡面有各宗教的、社會學科、有科學的、有大乘、小乘、密乘,整個合起來,學生全都要涉獵這些學科,當佛教界的專才,通才,也是可以跨步世界、引領潮流的高知識份子。

不僅如此,讀這所佛教大學,還要有國家發的正式文憑,碩士文憑、博士文憑,所有文憑,都要得到國家承認。

現在佛教很少能做到這個地步,就算成立了學院,也不能拿到正式的文憑。在日本卻是有的,但卻是不信佛的佛學方法。我旅行到泰國時,倒是發現有一所很接近我夢想的大學,但他們沒有叫做「宗教大學」。

我到馬來西亞的時候,跟他們講到佛教大學,他們說:「師父,你成立在我們馬來西亞好了。」我說:「哪裡募得到錢,我就設在哪裡。」像當初設立世界宗教博物館,也是因為捐地的因緣,而落腳永和。他們又跟我說:「師父,你要把博物館設在紐約,絕對會引起更大的風潮。」

大家都說,紐約人最歡迎我們這種理念的博物館。但是,弔詭的是,需要它的地方,也是理念接受衝擊最大的地方,這樣的地方蓋的因緣,就是不容易。而且,我想,幾乎都是台灣信眾捐出來的錢,我不可以把台灣人捐的博物館蓋在美國,這怎麼可能?台灣,是一塊非常有福報的地方,這裡因為人民和善有愛心,肯布施學佛,宗教間非常和諧,這裡的人從來無法想像宗教會有什麼衝突的問題,所以,未來我當然還是希望,把佛教大學的夢實現在台灣的土地上。

我夢想的佛教大學像「那爛陀大學」。古代,在印度有一所那爛陀大學,已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大約是西元二世紀到五世紀間,逐漸從那爛陀寺的規模發展出來,因為當時印度的國王贊助而欣欣向榮,形成一個很大區域的大學城,學風鼎盛一時,但是在十二世紀時毀滅了。

許多大師都出自這所學校。像西藏的蓮花生大士、中國的玄奘大師就在那裡讀過書,這所大學是「學修並行」的,唯有如此,才能訓練出有修行又有學問的傳教士。一般的大學或宗教系所,或許較重視學問而輕修行,但遇到修行的難題,有時光紙上談兵並無用處。教育要解行並重,一定要有修行、也要有學問。自己所學的,自己要相信;自己所說的,自己要實證到。

我的夢想當然要靠許多人一起發願、喜捨,一起贊助,一起推動,才可能完成這個計畫,如果能夠建造出這樣一所大學,我想我這一生就沒有白來了,真的有做了一些事,真的有留下一些東西給後世。

點閱: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