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善緣惡緣通通都是緣

撰文.黃渝閔

問:「該如何對待『善緣』與『惡緣』呢?」
心道法師:「『善緣』、『惡緣』通通都是『緣』!善於運用的話,『惡緣』也可能變成『善緣』;而『善緣』有時也會變成『惡緣』。在佛法中,無論是『善緣』、『惡緣』,都要以平等心去承擔、去改善,把不好的改好,而好的就讓它更好。」

家應該是一個安頓身心的地方。但是,種種問題如婆媳不睦、夫妻失和、債務累累等等,粉碎了我們對「甜蜜家庭」的期望!在這裡,心道法師以他充滿禪機的智慧,為你撥雲見日。

情常教世間男女終日惶惶,執迷不悟。其實,無論是未婚男女的情感問題,或是已婚夫妻的婚姻問題,在宗教家眼裡,無一不是修行的契機。

本來以為「婚姻」的「婚」字很容易懂,絕對指的是「昏了頭的女生」,語態分成過去式:「我當初一定是頭昏才會嫁給你。」現在式:「嫁給你,我現在固定得吃藥。」未來式:「我一時看走了眼,那以後呢?」

許多專家和作家在離婚率高漲的年代裡,仍努力尋找還有這麼多人栽進婚姻的原因。「栽」這個字顯然是和「昏」產生聯想的,只要「婚」字不除,就會有女人一直在頭「昏」。

擱下「婚」,頭痛請服阿斯匹靈,我原先把「姻」想像成「因為女性而成為親戚」,但男方親戚用這個字也通,有對夫妻吵了一架後不講話,出門搭公車,窗外一群豬經過,男人冷冷說:「嘿,妳的親戚來了。」女人還擊:「是姻親。」

有時,栽進婚姻的男人會顯露宗教情操:「我不娶這個女人,難道讓她去害別的男人嗎?」宗教情懷發揮到極點,就是一名叫做格賽爾的比利時教士在自傳裡說,為了消除梅爾維爾島上原住民一夫多妻的傳統,他選了島上一百名年輕女子,全都娶做老婆。這位傳教士心想,當島上的年輕女孩缺貨後,那些土著男子就娶不到第二個以上的老婆了。當然,後來這位傳教士出現了華麗的多重出軌事件,幾乎所有人都想像得到。這本《娶了一百個妻子的主教》,目前在神話書籍類還可找到。我對有博愛精神的人通常充滿敬意,但我還是有點懷疑這位傳教士夜晚面對妻子們,都在傳些什麼教。

其實,「婚姻」這兩個字跟頭昏或頭痛都沒有關係,根據《禮記‧昏義疏》:「壻曰婚,妻曰姻,壻以昏時而來,姻之而去。」為什麼要在黃昏朦朧之際結婚,會不會是祖先早就傳授下的婚姻秘訣:不要看得太清楚,婚姻才保證幸福。人在黃昏時的意識狀態比較差,比較衝動,視線的模糊會影響腦筋運轉,還有把看到的人過度美化的傾向,這種良辰特別適合結婚。

走進婚姻的女士們,別再說妳是昏頭了,那才是有邊讀邊的望文生義。資深已婚摩女通常被問到為什麼要結婚時會說,是為了找一個人一起分擔房租。

英國哲學家羅素是這樣說的,越有文化的人,就越不可能在婚姻中得到幸福。他在《婚姻革命》中舉例,愛爾蘭農民的婚姻全由父母包辦,卻比自由戀愛更容易獲得幸福。其實,自由戀愛追求的不一定是幸福,而是像坐雲霄飛車般的,「昏」頭轉向的激情感。資深摩女當然深知箇中滋味,追求昏眩,是她的唯一稱得上原則的東西。

但到頭來,我講的是婚姻幸福。似乎越不懂為什麼要結婚,或者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結婚後頭從來沒有「昏」過的配偶,反而過得很幸福。這是什麼道理,我一時也感頭昏。

Hits: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