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攝影.郭宏東

念高中時,母親送了我一台尼康單眼底片相機加標準鏡頭,從此喜歡上了攝影。我著迷於它精巧的機械和巧妙的成像原理,從觀景窗裡望出去,觀察到了一個既真實又虛幻的三維大千世界,經過按快門再降維轉化成二維方寸之間的小宇宙,特別有趣也富挑戰性。

從興趣變成多年以後的職業,像是老早安排好了似的。

近月幾次上山,一方面是回應法用法師邀約拍照,一方面也是舊地重遊。我離鄉背景多年,上一次上山至少是 20 多年前的事。記憶裡的零碎片段,是和父親一起見師父,一邊是海一邊是山,一行人走在草木扶疏的石頭階梯上, 我放鬆地聽著他們的對話,意想不到的,當下和父親一起皈依了師父,得到法號「智見」, 感覺挺妙;以一個攝影人來說,沒有比這更適合我的。

後來的日子裡,我把攝影當修行,想讓自己是一個能自覺覺他(覺察)的生命。每每起心動念時拿起相機,自問為什麼留為什麼去? 為什麼這麼拍或為什麼不?就比較不會是無意識的行為,因為意識,而賦予了意義。有的時候,本能直覺性的按快門,也會有著相對自在的感受,我也喜歡這種狀態。回想初學攝影時, 總急著分享成果尋求認同和共鳴,後來漸漸明白,影像交流的其實是反映各自的心思好惡, 如把外向形式捨去,讓攝影本身動機更單純,只對自己負責,和自己對話,可以見「寂靜」。

從編輯部得到這個題目,本打算再一次上山,結果在之前拍過的照片中發現,寂靜一直 在,也早被紀錄下,我稱之為安靜的凝視;與 內心的對視。當內心靜則外相靜,或互為彼此, 或無彼此,沒有差別?佛說:「世事無相,相由心生,可見之物,實為非物,可感之事,實為非事。」當看透了事物表象,瞭解真相,徹悟得寂靜,再進一步色受想行識都沒了,不活著非 人了?這道理我可以琢磨揣摩,感性地感覺到 什麼是超凡脫俗,但理性的腦子卻打結轉不動。和法用法師聊過,他說:「(用)心,不是腦。」

心是什麼?我簡單的認為心是大腦內產生的思維感應活動,七情六慾的源頭,假如沒了腦,心便沒操作平臺;這怕是生而為人的局限, 倘若人能脫離腦機能束縛,而展現自由自在的心思意識,那境界妙不可言。法用法師對我說:

「師父說,大腦是總經理,心是老闆。」

「修行時,你會知道身心的實相。」

好,就以眼用心的開始吧,看海,看山, 看花草樹木,看殿,看塔,看羅漢,看菩薩, 看佛,看有情的,看幻化的,看如如不動的……,看山上的一切,看超出這邊界的,感受寂靜無所不在的在無止無盡之中。

出處: 有緣人月刊297期

點閱: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