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佛在山水雲端間

撰文.林人芳 圖片提供.李信男 ※首圖「生命之泉」─心道法師送達賴喇嘛的作品

「遇到心道師父才讓我了解,原來佛教也可以這麼輕鬆。」身為靈鷲山攝影組的資深志工, 李信男一直對心道法師心存感激,不但感謝師父帶領他進入佛法的領域,還協助師父成立世界宗教博物館。雖然為了攝影,花費終生所得, 但李信男對於靈鷲山的一切奉獻卻是無怨無悔。

在靈鷲山大家都愛尊稱他為李老師,雖然曾經在稻江家職當過攝影助理,但對於「老師」這個尊稱他卻是不敢承擔。李老師說自己並沒有接受師範體系的正統教育,叫老師讓他十分不好意思。不過術業有專攻,李老師的攝影技術及構圖確實堪稱一流,且具有國際水準,在他初次與心道法師碰面時,就已獲英國專業攝影學院認定為「博學院士」(Fellowship),同時也獲頒英國女王登基 25 週年紀念獎。

李老師是亞洲第一位獲得這份殊榮的攝影家,只是第一次碰到心道師父時,他正在為是否要去英國領獎而苦惱不己。原來對李老師而言, 前往領獎的旅費是一項非常沉重的負擔,他甚至萌生放棄出席領獎的念頭。李老師笑著說,當時在友人的邀約下去蘆洲聽師父說法,但因為心繫此事,便有些心不在焉,不料卻被心細的師父發現,問他:「你心中是不是有什麼事?」李老師十分錯愕,連忙回答說:「沒事、沒事。」

然當天晚上,他竟接到師父委託法性法師打來的電話,並告訴他:「如果有需要幫忙的, 一定要說出來。」李老師心想,師父是怎麼知道他心中有事?而在與法性法師說明後,師父當下便果斷的告訴他:「你一定要去領獎,其 他的事我們來安排。」然後就如同菩薩庇護般, 李老師的英國之行圓滿順利。他不但對自己的攝影獲得國際肯定感到開心,也對師父十分感激, 於是發宏願要以自己的專業為教團服務,做師父一輩子的攝影志工!從此李信男的攝影作品中, 便多了靈鷲山的景緻及法會。

提起與師父的緣份,李老師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與師父碰面的情景,他激動的說,師父讓他這位「外人」印象最深之處,就是「原來佛教可以這麼輕鬆」。過去他雖然也常去廟裡拜拜, 但因為對佛法不了解,才會產生佛教很嚴肅的印象,遇到心道法師後,才發現師父這種不設題綱、與信眾話家常的隨緣佛法,才是真正讓人放心之法。

「愛拍成痴」的瘋子

從 18 歲開始進入攝影的領域,李老師的攝影足跡遍及全國,年輕時經常騎著偉士牌機車到處跑、到處拍,他笑自己真的很像「愛拍成痴」的瘋子,有時拍到忘了時間,便隨意找個落腳的地方住。

他的作品偏重風景照,而最多的就是「石頭」,「我就是喜歡石頭跟樹的攝影」,曾經同一個地點跑了 50 次,就為了要尋找最佳的攝影造型與生命力。他笑著說,在臺灣可能真的找不到第二個像他這樣的瘋子,在業界也沒有人比他更「龜毛」了。成為靈鷲山攝影志工後, 李老師才發覺靈鷲山的風景深深吸引他。

記得第一次上山時, 師父正在岩洞中閉關,李老師隨口問了接見他的法師:「師父在哪裡?」法師回他:「師父在洞裡面閉關呀!」他心中一愣,不過法師隨即告訴他:「你可以隨意拍照。」李老師又是一愣,他以為廟宇聖地沒經過同意不能拍照,沒想到法師竟然說可以隨意拍照,讓他十分驚喜。

至於與師父間的緣份,李老師說,雖然第一次上山沒有見到師父,但他對師父仍存有好奇之心。後來再去找師父,師父問他:「做什麼行業?」李老師回答自己愛拍照。後來師父主動打電話給他,問他:「李大德什麼時候還要上山來?」他心想自己一個人上山很奇怪,於是回答:「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跟朋友一起上山。」但師父竟然主動找了一位大德跟他上山。

上山後見到師父,師父對李老師說:「你對攝影這麼有興趣,那麼以後你有機會能不能來幫幫忙呀?」師父的話讓李信男感到困惑,因為他對佛教義理不了解,但他仍回應可以試試看。不料師父竟然又說:「沒關係,我知道你喜歡拍風景,山上也有風景可以拍。」這話讓李老師很開心,於是便高興的說:「好呀!好呀!」

心中有佛 一切隨緣

這一答應讓李老師成為世界宗教博物館的攝影志工,而為了籌備宗博館,師父多次出國參訪各國的博物館及宗教領袖,李老師也都隨侍在側,拍攝所有的參訪及拜會活動,英國大英博物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都留有他們的足跡。在親身走訪這些博物館後,李老師不但震驚、感動, 同時也開拓了自己的國際視野,讓他不禁對師父產生敬佩之情。

與師父多次出國參訪,也有不少讓人印象深刻之事。李老師說,師父曾送給達賴喇嘛一張他拍的「生命之泉」,因為師父說,他們現在很需要錢,水代表財,希望能表達一點心意;在 與達賴喇嘛會面吃飯時,他們拿出來的菜竟然有葷,師父見此便跟大家說:「出門在外吃就隨緣, 畢竟心中有佛一切都隨緣。」師父的隨緣作法再一次刷新李信男對佛法的認知。

2001 年 11 月,宗博館終於成立,初期的相片都是由李老師一手拍攝,其後也陸續為宗博館留下歷史的影像紀錄。此外,李老師的拍攝視野也廣及山間的風雲變化,山上雲層多變化, 顯示出來的景緻與海景不同,為此師父特別為李老師舉辦一場「雲水禪」影展,將李老師的山水景緻展現在信眾眼前,讓李老師十分感動。

在為靈鷲山攝影的數十年間,最讓李信男印象深刻及感動的,其實是每年在桃園大巨蛋舉行的大型法會。他說,那麼大的場面、那麼多的信眾,每一次他拍法會時,總是特別用心, 希望能將會場內的莊嚴隆重氣氛,以及信眾的虔誠之心盡收他的相機裡。

入山門數十載,李老師仍未皈依,他笑著說,因為自己不夠用功,師父早就放棄要他皈依了。不過對於佛法,李老師卻用不同的方式── 攝影紀錄來呈現,除了保有過去拍晨曦、留宿山上的習性外,他也繼續捕捉山上千變萬化的景緻,一張觀音背後的雲層奇異景緻照,讓李老師得意的說:「臺灣找不到第二個可以拍到如此景象的人」。

看著自己過去數十年的攝影作品,李信男老師感概的說,「如今的數位時代,真是攝影界的另一波革命。」過去為了拍照,他陸續賣掉老家 16 甲土地,雖然擁有不少珍貴的作品,但他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臺灣之美,並將所有底片進行數位化處理與保存,因此他正積極尋求國外出版攝影集的機會,向國際間展現臺灣風景之美, 以回饋師父的知遇之恩。

出處: 有緣人月刊297期

Hits: 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