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圖.天天好天

兩個住在安老院的老人家愛抬槓,比較誰的子女孝順、有成就,還約定到吉隆坡拜訪兒女,但總說自己兒子最好、最孝順的那個老人卻臨時爽約。

真的搭便車到了吉隆坡的這位,住進女兒家,跟孫女變成麻吉,卻插不進兒女忙碌的生活步調,其中有失望、無奈和現代親情兩方都不著邊的寫照。最後,老人又回到安老院,還買了禮物送給沒去的那位老人,說是他兒子送的,跟沒有去的那位說:「你贏了。」

這是馬來西亞電影《天天好天》,眾多人物情節中的一段。重點來了,一群人在吉隆坡遇到從不去安老院探望老爸的「兒子」林孝順,痛罵他一頓,這個林孝順在小學當主任,滿口孝順道理,後來真的來安老院探望「老爸」。然而,那個「老爸」根本沒結過婚,也沒有小孩,而「林孝順」的爸爸卻老早過世了,他卻願意來見這個「老爸」,安慰一個老人的夢想。

真是感人的情節。一個「老爸」編出一個叫「林孝順」的兒子,取這個名字已有多層的心理意涵,剛好真的有個人叫「林孝順」。當「不存在的兒子」遇上「不存在的老爸」,不知會如何發展,但擁有這段虛構的親情,卻讓觀眾體會到有時即使只是虛構,也可超越真實的血緣。如果從不來往,血緣也將變淡。

《天天好天》裡還有對父子,做了一件可能連真正的父子都沒有想到的事,就是爸爸幫兒子剪頭髮。小時候在鄉下,報紙剪個鑽頭的洞,也不要太計較會剪出什麼漂亮髮型,媽媽是會幫兒子剪頭髮的。這對親子感情好不好,彼此有沒有充分的信任,簡直已不必再用言語來形容。

如果,我真的要幫兒子剪頭髮,他大概說什麼也不肯就範,一個頭搖得像搖滾歌手,那個新髮型可列入金氏記錄。幸好,我不必真的要去做這件事。

讓我遺憾的卻是,七十年代吉尼哈克曼和茂文道格拉斯演過一部《我從未為父親唱歌》(I Never Sang for My Father),片中逞強古板的老爸爸為了自己的男性尊嚴,拒絕了跟兒子一起住的好意,兒子絕望地離開老爸的家,從此沒有再回去。但日後當兒子為此感到後悔時,才由衷感嘆,他一直怨爸爸為他做的太少,但兒子又曾為爸爸做了什麼。是的,在恩怨交織的父子關係中,許多兒子從未為父親唱歌。

我從這部電影情節開始想像,成長歲月中,爸爸要為我做,而未做到的事。在每個兒子心底,絕對有一張長長的清單。其中,也會包括爸爸為我理髮嗎?

點閱: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