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夢想一所佛教大學

撰文.呂松庭

創立靈鷲山教團以來,心道法師一直還存著個未完成的心願:為佛教界培養人才。當然,這就得從教育著手。

佛教界要有素質良好的傳教士。放眼其他宗教界,如基督教在全世界有幾百所大學,回教徒也有幾百所的大學,培養出訓練有素的高知識份子。

佛教徒的大學在哪裡?沒有,像心道法師常被愧稱法師,卻常自謙是個「草包師父」,就是個本土的和尚,本土才是草嘛。雖然心道法師的弟子內頗多大學生、碩博士生,他戲稱:「我自己沒有大學文憑,有的只是社會文憑。」

「我一直夢想有一所佛教的大學,現在有佛教大學有嗎?佛教界蓋的大學當然有,然而,教學內容全部是佛教的大學,卻沒未存在。我夢想著一所全部是佛教的大學,裡面有各宗教的、社會學科、有科學的、有大乘、小乘、密乘,整個合起來,學生全都要涉獵這些學科,當佛教界的通才、高知識份子。

不僅如此,讀這所佛教大學,還要有國家發的正式文憑,碩士文憑、博士文憑,所有文憑,都要得到國家承認。

現在佛教還少能做到這個地步,就算成立了學院,也不能拿到正式的文憑。在日本卻是有的,我旅行到泰國時,發現有一所很接近我夢想的大學,但他們沒有叫做「宗教大學」。

我到馬來西亞的時候,跟他們講到佛教大學,他們說:「師父,你成立在我們馬來西亞好了。」我說:「哪裡募到的錢多,我就設在哪裡。」像當初設立世界宗教博物館,也是因此因緣而落腳永和。他們又跟我說:「師父,你要把博物館設在紐約,絕對會引起更大的風潮。」紐約人最歡迎我們這種理念的博物館。

但是我想,是台灣信眾捐出來的錢,我不可以把台灣的博物館蓋在美國,這怎麼可能,我當然還是希望,把佛教大學的夢實現在台灣的土地上。

我夢想的佛教大學是「那爛陀大學」,古代,在印度有一所那爛陀大學,已有好幾百年的歷史,許多大師都出自這所學校。像蓮花生大士就在那裡讀過書,這所大學是學修並行的,如此,才能訓練出有修行又有學問的傳教士。一般的大學或宗教系所,或許較重視學問而輕修行,但遇到修行的難題,有時光紙上談兵並無用處。一定要有修行、有學問,自己說的,自己要相信;自己說的,自己要修到。

我的夢想當然要靠許多人一起發願、喜捨,才可能完成,如果能夠建造這所大學,我想我這一生就沒有白來了,真的有做了一些事。留下一些東西給後世,讓想學佛的人能有一個地方,可以有系統的學習佛法,同時兼顧修行。下輩子我們再出世的時候,一樣也是可以在那兒學習,佛教大學是給我們讀的,不是給別人讀的,因為,我們轉世之後就換我們來讀。

想起唐朝的玄奘法師,經由絲路一路走到印度,其後他就在印度讀佛教大學,讀了十六年,印度人不放他回來,說他很聰明,辯才無礙,每一場都贏。但後來他還是回到了中土,唐太宗及百官去迎接他,很光彩地回來了。玄奘這一路去印度的時候,遇到很多修行的人告訴他:「我可以把你教到修成阿羅漢,一定可以讓你證悟,一定可以讓你了脫生死,你不要去印度,這一路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搞不好會被老虎咬走、被蛇吞掉、被熱死、餓死……你千萬不要去。」他說他不怕。他是一個凡夫,就這樣一直走到印度去,沿路上盜寇橫行,驚險叢生,他就是一直走,往印度的地方走,因為,那裡有所佛教大學在等著他。

我不知道我這一生,能不能建起這樣的一所佛教大學,讓還抱著玄奘心志的求道人,願意走過一整個沙漠,只為來這裡讀經、求道、修行。那是我始終沒有放下的夢想,我開始覺得,懷抱著這個夢想的我,需要的是玄奘的精神。

點閱: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