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圖片提供.陳玉峯

名符其實的臺灣東北角,正是由鼻頭角與三貂角兩大陸稜暨其間內凹的陸域所共構,而鼻頭與三貂決定了虎口地形的福隆;聚砂的大條件來自雙溪上游的石英砂源,始得形成不斷變動性的砂丘、砂嘴地形。三貂角是雪山山脈極北、極東入海的地壘,伴隨著匹亞南斷層構造線深入海中。

2021 年 4 月 30 日,應心道法師以及其弟子妙用法師之邀,我首度來到靈鷲山無生道場。

在聆聽心道法師藉由影片及口述,簡介他一生履歷與志業時,得知他 1948 年受生於緬甸邊界臘戍省賴島山區的賴坎村,4 歲時父親被緬共殺害、母親抱著幼妹離去,他成了「家破人亡」,寄附姑母、姑父的孤兒,乃至 1957 年(9 歲)「投入」游擊隊的軍旅戰火,歷經槍林彈雨、叢林煉獄,1961 年(13 歲) 由國民政府運輸機撤軍飛抵臺灣……。我猛然想起鄧克保(柏楊)的《異域》一書。

1975 年夏,我在臺北友人 4 樓樓頂的違章小屋為準備聯考而讀書的期間,有天夜晚,我展讀不知哪來的《異域》一書,一開卷便無法自己,當時也不知道它是史實或小說,只道是激越奔騰、多次熱淚如雨,夜半全書閱畢而身心沸騰。

顧不得夜深人靜,我跑步下樓,到附近一家金香舖,按門鈴敲門吵醒店家,再三賠不是地買了一把香回來,把《異域》供奉在桌角,燃三柱香早晚祭拜。

我不清楚當時我究竟在祭拜異域亡魂或人性悲劇,也不知道急切香禱所為何來,是否我內在性格使然,抑或是國小、初中時,啃讀著一些《繪圖說岳全傳》、《唐史演義》、《繪圖五代殘唐》、《正氣文鈔》……之類的所影響?

也許高中乃至大一期間,一直沉浸在東、西方文史哲等思潮,包括所謂 20 世紀中國 10 大哲人硬梆梆的著作,都是幼年一脈傳遞而來的氣質或性格的形塑,直到走進自然生界才逐次脫殼蛻變。

1976、1977 年間,我曾多次前往和平島、鼻頭角等地採集。有次,在鼻頭角岬角,為採巉岩頂端一株臺灣海棗的花果,我攀登至先端立足,三面大洋澄藍無際,海天壯闊而一股莫名之氣,從地土延升,經我身心,直沖斗牛,我青年期的人本浪漫或許在此出清?

無論如何,當我置身靈鷲山雪山尾脈的制高而回溯生涯,所能想起我與此一自然道場的因緣。

在自然方面, 緣起於 1970 年代末葉以及1981 年 4 ~ 8 月,我在貢寮鄉核四廠預定地設置了 173 個樣區,並且從山向海,連續做了一條長達 1,400 公尺的植物分佈剖面圖,而抵達濱海公路。後來,2005、2006 年我調查全國千餘公里海岸植被,並未登臨靈鷲山,而冥冥之中或許尚有某些不可知的力量牽引吧?

至於人文淵源,我想祭拜《異域》英靈必是緣起!

4 月 30 日午後至入夜 8 時餘,心道法師與我連「一見如故」也是多餘,他帶我走覽華藏海大殿、文化走廊、開山聖殿等,際夜登「大金塔」,俯瞰福隆海灣。法師對著海面船隻之捕捉魚苗等頗多憂心,我似乎了然法師思慮根源的同體大悲本願。

此間,法師多次指著天上行雲幻變,說是因我到來而各方精靈開懷歡笑,我當然領受其殷望。

對我而言,生涯許多際遇似乎頻常劃出個圓,大圓、小圓生滅連體,我與靈鷲山緣起自1975 年,如今合該劃個山海圓。

出處: 有緣人月刊295期

點閱: 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