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反霸凌是生命和平的開始

撰文.呂松庭

在許多實務裡,霸凌經常發生在獨生子女身上,也由於現在少子化的現象盛行,孩子比以前還更少了可傾吐的對象,霸凌也更具有傷 害力。

獨生子女的父母常會覺得,甚至非常自覺地,不要讓孩子養成依賴的習慣。像張素美的六歲獨子大宏,常常在半夜溜到媽媽的床上。素美覺得,不可以讓大宏養成依賴父母的習慣,所以一度非常堅持要大宏自己睡一張床。

「一開始,大宏百般不情願地上床睡覺了。」素美說,「凌晨三、四點,一個不留神,他卻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地躺在我們旁邊了。要他回去睡,他就開始哭鬧,覺得自己很委屈,半夜裡,我覺得大宏很可憐,心也軟了;然而,另一方面,我又認為這樣對孩子不好。」

張素美的矛盾心境,代表著許多獨生子女的父母曾經擁有的心情,素美試著分享:「我知道父母的教養態度和做法,肯定會影響他今後的生活。但就睡眠這件事,我也不能確定我的堅持或妥協,對他來說會是最好的選擇。我嘗試和他談談,指出他行為裡的缺失,也試圖威脅、責罵他,但我就是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

然而,如果把霸凌的因素加進來,如果,大宏白天在學校裡遭到霸凌,回家後他又不不敢說,父母會不會只看得到他的不安全感?

父母對孩子的教養態度與做法,做得對不對,沒有人能斷定。但是,我們必須將孩子當做一個有連續性的人,才不至於誤會了孩子。

可以肯定的是,素美與獨子的這場戲碼,也會發生在其他的家庭裡,並不因為大宏的獨子身分而有不同。心理學家會告訴素美說:安啦,大宏不會因為多賴一天的床,日後就變成心理不正常的怪胎。然而,在獨生家庭裡,由於父母面對的是一個孩子的成長,所以問題看起來總是特別地龐大,或與眾不同。

放在霸凌的時空下,獨生家庭的父母可能還得多想一下的問題是,我的孩子會比較容易成為霸凌者,或被霸凌的對象嗎?

有位在兒童精神科執業的陳醫師表示,近幾年來已看多帶著這類矛盾心態的父母來求診。她說,這是獨生子女的「特別座」。「因為,如果你有三個小孩,你沒有時間去想每個小孩在幹什麼,你們的床也不夠三個小孩溜上來睡。而且,孩子間也會產生一種約制的關係,比較不會有人闖進爸媽的房間。」父母要確定的大原則是,自己的教養態度與行為守則,能否帶給孩子安全與愉快。醫師認為,要像有很多孩子那樣去對待你唯一的孩子,但回到現實面,用說的當然容易一些。

以霸凌的處理原則來說,首先也要想清楚,父母對霸凌採取什麼樣的意見,是不是「有重複性的欺負」就算,還是容許到父母覺得,已侵害到孩子的安全感,晚上跑進父母的房間,只是他在表達不安全感的一種方法。不把自己的教養立場想清楚,有時候,會演變成「神經質父母」。

獨生子女的父母,真的,常常會表現出某種程度的「神經質」。霸凌與被霸凌,只是時間比較接近的戲碼。在好萊塢電影《親密關係》裡,莎莉麥克琳總會神經兮兮地以為躺在被窩的小孩沒友呼吸,甚至要把孩子弄哭才覺得安心。幾個世代的觀眾看到這一幕,總是捧腹大笑,但獨生子女增多後,我們輕易發現,神經質的「莎莉麥克琳們」也跟著增多了。如果你是獨生子女的父母,你最好回想一下自己的「神經質」;如果你是獨生子女,說吧,你有沒有被「弄哭」過?

我認識一個單親媽媽也只生了一個獨生女兒,她從孩子小時候就非常擔心「細菌感染」,平常,絕不帶孩子上各種公共場所,連例行的健檢,也不放心帶孩子上醫院,必須讓女兒簡直像是穿在「太空衣」裡才敢去醫院。這種父母還不在少數,還有人記錄了孩子每天的體溫和排泄狀況,所吃的食物、熱量……等,並且製作各種圖表。已算是徘徊在「疑病症候群」的準患者。

也有人在孩子誕生後,開始自以為是的以為「要用犧牲來承擔育兒的責任」,他們不再從事喜愛的活動,不再上音樂廳、劇院或看電影,甚至也不再上館子吃飯。過了幾年這種歲月,有位獨生子媽媽才用帶點後悔的語氣說:「我覺得生下獨子有點像在贖罪。」語氣裡,感受不到養兒育女的滿足感。還有位媽媽自孩子出世後即寸步不離,深怕孩子需要她時,她剛好不在身邊,而她的孩子才剛滿三歲。

霸凌的現象,可能會讓這類型父母越加的「神經質」。如果,單心孩子可能會被欺負、會受殤,而不放孩子出去,會不會反而延緩孩子處理問題的能力。

李雅帆,另一位八歲獨子的媽媽。她非常贊成給孩子 一些空間,每次她由於不忍心而幫孩子忙以後,都會感到無比的後悔。「兒子小千已經八歲了,卻害怕自己的影子。他不敢一個人留在房間裡睡,很孤獨、沒有玩伴,這都是我造成的。」

「小千五歲前,我怕他會受傷,什麼都不願讓他嘗試。結果,到了八歲,他什麼都怕,不騎腳踏車,因為怕會摔下來,怕掉進池塘;怕吃魚會梗到魚刺,事實上他真的梗到一次,後來,必須由我把魚切成一小塊,剔掉所有魚刺,他才願意吃。我能責備他嗎?好幾次親友責怪我太寵孩子,他們講得很對,當初我並沒有意識到,事情會變得這麼糟。」

那麼,霸凌怎麼辦呢?會不會更擔心把孩子放出去,孩子反而會受到傷害?然而,當孩子從小就這樣的被過度保護時,在學校那種複雜的環境間,他的脆弱會更明顯的曝露出來。難怪霸凌新聞熱後那一陣子,小學校門口的家長變多了,他們顯然想延長自己給孩子的「保護期」。

點閱: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