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顏靜

不丹一向被稱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他們的國民也以此自稱。相對於國民所得、年收入這些經濟硬指標,不丹在 1974 年提出「國民幸福指數」這個概念,從此,世人就在偏遠的亞洲邊緣,找到了一個心靈的香格里拉。

好景不常,根據報導,到了 2017 年,不丹全球幸福排行第 97 名,還落後臺灣的第 33 名, 不丹的失業問題嚴重,憂鬱症盛行,大家庭瀕臨分裂,藥物濫用和酗酒都重創了一個幸福國家的形象。

某些現代化的問題,在《不丹是教室》這部電影中輕輕觸及。片中就有酗酒的角色,不丹年輕人無法適應體制,急著要往國外尋找出路,嚮往西方的樂園,讓年輕人紛紛出走香格里拉。但這部電影又點出了不丹這個傳統佛教國家的幸福特質,透過片中教育部長的話說:「每個不丹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機會。」

相對貧窮的環境,心靈和精神能不能幸福快樂,這真是個大問題,也是講「萬法唯心造」的佛法所要發問的。

幸福的美妙在於能引發慈悲

曾經率團前往不丹朝聖的心道法師說:「朝聖是一種薰陶,能慰勞我們這個靈性,讓心靈清淨。」

心道法師說:「從不丹文化中去找到生命的共鳴,而生命的共鳴就是我們彼此間生命的共通點。朝聖讓我們沐浴在不同不丹人民的生活、思想與文化中體驗學習。」

不丹朝聖的學習也能讓我們找到靈性歸宿的地方,開啟一個覺醒的生命、不貪著的生命, 淨化身語意滋養身心靈,讓我們的生命是不斷的給予而不是占有。

曾經跟隨心道法師到過許多國家朝聖,尼泊爾、緬甸以及不丹,這幾個地方都給魏憶龍師兄很強烈的感受,他們對於佛教信仰都非常地虔誠,拜佛、信佛、聽佛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融入生活一言一行間,而魏憶龍師兄發現,這些人民在佛教的洗禮下,一種特殊的氣質自然流露,似乎能夠從與他們眼神的交會、言行交談中感受到他們內心的平和與寧靜的自在。藉由聖地特殊的氣氛,使得眾人內心各自轉化清靜,心也變得更澄澈透亮、純淨善良。

價值觀的錯置造成生活的困惑、社會的紊亂,不丹人們雖然不富有,無法享樂於金錢物質的生活,但是他們心靈卻很豐富,「也許能帶給現今社會很大的一種指引跟幫助的力量。」

「幸福是什麼?幸福的美妙之處,在於能夠引發慈悲,想要為他人帶來幸福,在為他人增進幸福的過程中,自己的幸福感會變得更強烈!」不丹總理吉美.延禮曾這樣說過。佛國人民的生活的思考邏輯,也許能帶給現今整個混亂的世界一線光明。

說起不丹朝聖的景點,魏憶龍師兄笑著談起虎穴寺,那是一個很難忘的經驗:「在騎了兩個小時的馬、走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後,虎穴寺近在眼前,坐落於 3 千英呎高的懸崖峭壁間,本以為再過不久就要到達目的地,還跟身旁的徐世昌師兄說:『怎麼一下下就到了!』結果,才知道根本沒有那回事,還得往上走、再往下走, 前前後後多花了半個至一個小時。」魏憶龍師兄有感而發地說著,這與我們的人生經驗很相似, 道理聽起來很容易、簡單,但是真的要做到, 卻很困難。

也聽說過外國要資助不丹興建纜車, 接送朝聖的人到虎穴寺,但似乎被不丹國王拒絕了,不丹的國王希望朝聖者能以行走的方式體驗修行,而不是以一種速成的方式完成旅程, 和現在講求科技功利速成的社會,希望能在短時間內取得成功的臺灣,正巧成為一個對比。

心裡有了神,也有了安定

所有的幸福都來自於心中,如果你在不丹找到你心中的幸福,那這一趟不丹之行就值得你去了──魏憶龍師兄心目中的不丹

魏憶龍師兄很鼓勵周遭的朋友抽個空,一起到靈鷲山朝聖團體驗修行之旅,感受佛國聖地的氣氛。不管信佛或不信佛,在走過數十天艱辛的路程,跪在佛祖面前虔誠頂禮的那一刻, 心中都不由得淚流滿面,佛的精神就是普度眾生、利益眾生,用簡單的話來說就是關懷身邊周遭的每一個人,如果能夠把這個精神帶回到你自己所身處的家鄉,去對待你身邊每一個人的話, 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和平、更美好。

《不丹是教室》的年輕人被分派到全國最偏遠的魯納納教小學生,那裡有多偏遠呢?從大城加薩往山區走,還要走上 8 天 8 夜。城裡來的年輕人初初覺得好苦,那卻是通向最單純的幸福的心靈的旅程。

觀看這部電影,感覺到不丹深厚的佛教傳統,相傳 8 世紀時,不丹的本塘國王邀請蓮花生大士至不丹伏魔,現在不丹的虎穴寺後,還有蓮花生大士騎虎冥思的洞穴,供奉蓮花生大士的忿怒尊。一千年後,佛法的慈悲和敬天的精神早已融入不丹人民的日常生活,電影裡的村民不時地感謝神靈、感恩供他們肉、牛糞可以點火的犛牛,善待彼此,早晨唱《圓滿犛牛之歌》當作對神明的供養,這些特質,早就超越了物質條件, 無論到了哪裡,他們的心裡都有神,有了神,也有了安定。

電影裡有一首很關鍵的歌《一顆心》,歌詞這樣寫著:「心似瓷碗裡的牛乳,純淨潔白, 即使有朝瓷碗破了,牛乳還是牛乳。心似隨風搖曳的竹子,隨風彎下腰,卻永遠不折服。心純淨,快樂就如影隨形。」所以,快樂的秘密, 又回到了心。

蓮花生大士在《直指覺性赤見自解》這樣寫道:「稱之為心者,就是那明明了了。說存在, 它卻沒有一法存在,說根源,它卻是輪迴苦與涅槃樂種種生起之根源。」輪迴苦和涅槃樂,總是不離這個心的方寸。

電影的結局,那個年輕人還是前去澳洲了, 但他隨身帶著那首《圓滿犛牛之歌》,心裡面有了一首歌,走到何處都是香格里拉。

出處: 有緣人月刊292期

點閱: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