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是森林療癒了我, 還是我療癒了森林?

撰文.譚玉芝

身型嬌小,腳步輕快的林一真老師,從戶外走進室內,看見我,雙手握住我的手,說好久不見。

我說:「老師,您每個月在臺灣東奔西跑, 南來北往舉辦活動好辛苦啊!」「不辛苦,因為我愛!」像個從大自然的母親懷抱跑出來的小朋友,率真回答。

大鞍療癒之森

大鞍社區位於南投竹山,在這片海拔 9 百公尺高的社區裡,有豐沛的竹林,也有美麗的茶園,主辦者賴美伶,父母在此經營民宿,年紀大了退休,身體不好,她在奔波照顧之餘,常常覺得,對面的青翠山巒在跟自己訴說著什麼。

2013 年,她買了一本《療癒之森》──日本東京農業大學上原巖教授著,3 年後讀了《森林益康》──林一真教授著;同年,她兒子也進入東京農業大學森林系,上原嚴教授後來成為他的指導教授。種種因緣巧合下,她寫信給上元巖教授,大鞍社區是否能夠成為森林療癒的場域? 教授願意來臺灣在大鞍舉辦森林療癒研習會,她寫信給林一真老師尋求幫忙,老師也樂意協助。經過兩次的評估,遂有了 2020 年 11 月舉行的大鞍森林療癒營。

曾是急診室醫生的郭健中,過著以薪資高低決定停留在哪個醫院為主的生活,卻在某次回家的途中,因為痛風發作卡在捷運的樓梯上,覺得自己活到中年,卻落得這個狀況,所為何來? 他決定放自己一個假,探索自我,當起健身教練、導遊,後來利用兩支健走杖,幫助年老坐輪椅的岳父重新站起來,繼而推己及人,推動健走杖翻轉輪椅文化。他發現,臺灣特有的竹杖,輕巧便宜又耐用,來到產地竹山,看到大鞍社區辦理森林療癒培訓營海報,又是由母校陽明大學的林一真老師帶領,當下報名參加。

大鞍社區迎來了 20 幾位森林療癒培訓員, 他們來自四面八方,職業各有不同,有的是看護、芳療師、工程師,他們想知道,什麼是森林療癒?森林療癒的作用為何?

與在地連結

在大鞍,可以看到雲海,雲海孕育了叢叢竹林,人面竹、孟宗竹、桂竹,竹林渺渺中,跟著郭醫師,我們兩手握著竹杖,憑藉多了兩腳般的竹杖,穩穩地踏在石階上。

回來原鄉靠種植竹子維生的年輕一代,告訴我們如何分辨竹子的年齡,長滿猶如兒童臉上的絨毛,是一年生的年輕竹子;循著地上的痕跡,找到可以挖掘出來食用的竹筍,教導大家如何挑選好吃的竹筍。

藍天下的八卦茶園,碧綠的茶葉起伏映綠山坡。爬上高高的茶園,有一個八卦亭,大家在亭中唱著八部合音,此起彼落,共同譜出一首屬於眾人的曲子。

在茶園品茶,感受芬芳的茶香在口中幻化成記憶,郭醫師此時拿起他的竹杖,坐在石頭上吹起《綠島小夜曲》,竹杖從健康器材變成療癒的簫音,從視覺、嗅覺到味覺與聽覺,走了一趟五感之旅。

一切以土地環境為本,跟大鞍在地的物種以及居住在社區的居民們達成新的連結,感受夜晚的星空和美麗的雲海。陽光、空氣、水孕育出的萬象,成就了這場活動,而這場活動的學員, 都能感受隊輔們用心地對待:「我才說被蚊子叮了,就有人給我防蚊液;晚會時說冷,又有人送上竹火簍,感覺好窩心喔!」學員翠英說。

我與生命樹

總是安靜地看著學員們,散發寧靜氣質的林一真老師,上台說話慢條斯理又句句深入人心,耐心聆聽每個人說話,是大鞍森林療癒培訓的核心人物。

「請大家閉上眼睛,回想你生命中最有印象的一棵樹。」緩慢清淺的聲音,一字一句流淌到每個人的耳中。原來充滿各種表情的學員們, 此時都閉目安穩地在心中想著,這棵生命樹與我們的關係。

「小時候,我家是兩層樓的樓房,房前有個院子,院子裡有棵柚子樹,每年中秋,親朋好友到我們家,都會吃到柚子樹結的柚子,親友們談笑,唱歌,充滿歡樂的印象。」

「後來長大求學,離開家,再到美國留學工作,歷經了離婚、失業,當我回來臺灣,回到故鄉,站在巷子口,走近早已人去樓空的老家時,那棵柚子樹,依然佇立在那裡。當年它用柚子滋養了我,我也像它一樣,曾經滋養過我生命裡的人事物。」

林一真老師跟大家述說她聽過的某位學員分享的內容,深深地打動了在座的人──每個人的生命都像一棵樹,也曾經陪伴滋養彼此的一段生命。

森林療癒的表面形式,一個人走進森林、親近森林,讓森林涵養滋潤人並且讓人得到放鬆;更深一層,森林裡的每一棵樹,也像是芸芸眾生裡的每個人。我們在森林裡尋找那棵與我們

心意相投的樹。你可以坐在它面前發呆,也可以雙手環抱它,與它產生互動,也可以躺在樹下, 閉上眼接受它的照拂,好好的睡上一覺。在這個時刻,與樹產生連結,可以擴大到與森林連結, 再擴大到與天地萬物連結,然後,你看到最深沈的自我,找到原來最清靜的自我。

愛惜土地尊重山林

受到人們愛惜與守護的大地具備著療癒人們身心的能力,一座健康的森林,可以說是一個社區最好的藥局、醫院、教堂或是廟宇。

大鞍社區面臨人口老化,居民日益稀少的問題,但是這片美麗的山林,卻被財團看上, 想將它一塊塊的收購,蓋成遊樂區或私人別墅, 面對即將到來的生態與社區結構破壞,賴美伶憂心忡忡。

「透過森林療癒讓土地與人都回復健康, 好好照顧,我們就照顧了自己以及他人的心靈, 盼望 10 年後這個地方成為療癒村。特別是老年人能安享晚年、安然道別的友善村落。」這是賴美伶的心願。

就像林一真在「愛上大鞍」詩中所寫:

不要悲傷 天空的院子

霧的羅曼史 隨風消散祈禱如香

仍然伴隨山的心跳無語

向天神禮讚

出處: 有緣人月刊292期

點閱: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