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你放不下的是什麼?
放下並不是不去追求所有的東西,而是隨緣不變。隨這個緣,在一切善惡、好壞當中,心都不變、不為所轉。
好緣想把握,惡緣生執著,兩者皆放不下。
佛要我們看破、放下,好的會過去,壞的也會過去。念佛念到善惡皆不住,也就是做到看破、放下。

雖然生活中必須競爭,但是有了佛法,就能以休閒的心做事,在競爭中放下。
世間事做不完,可以放下就盡量放下,該做的時候好好做,該修的時候好好修,不要搞不清楚狀況。
用平常的心面對無常的事情,學習放下計較的心。
生命要有意義,就是放下、付出。
經書、善書屬於助印項目,故不開立發票,可提供收據以資證明。

—心道法師

四歲,她拿爸爸口袋的錢,去雜貨店買糖果。爸爸知道了,毒打她一頓。

四歲才多大年紀,她僅知道拿錢可以去換糖果,但爸爸那頓毒打卻一路追殺到四十歲,她已住在美國,爸爸也已去世,她覺得可以原諒爸爸了,卻發現仍難。她下意識覺得錢是危險的,總把錢推得老遠。

她的爸爸個性嚴厲,作風老派,見到他時總規矩穿西裝褲,爸爸離開後,後來就變成她回憶起爸爸時的典型模樣。她重複做一個夢,爸爸的西裝褲放在床頭,她靠過去想掏錢,爸爸毫無預警地現身,隨後嚇醒。她沒有做完過那個夢,後來讀心理學家榮格對夢的解釋,她釐清與爸爸的緊張關係,影響到她與生命中其他男人的關係。她說:「男人跟我在一起,就沒法好好的當男人。」

她始終以女強人的姿態出現在生命舞台,裝飾鉛華,但有時將男人壓得喘不過氣。她一路換男朋友,吵架是家常便飯,最後不是男人離開,就是她出走,結束關係。

她有六個姐妹,一個兄弟,她是惟一讀上大學的,爸爸知道她個性好強,著意要壓她的氣燄,跟她說過一句話:「妳是書讀得最多,也是最笨的人。」她一路氣這句話,甚至覺得自己的前半輩子都在跟這句話角力,如聖經裡與天使角力的雅各,後來改名為以色列,以色列就是與天使角力的意思。她一直讀上去,還出國留學,在聯合國機構做過事,她想證明給爸爸看。

記憶裡躲藏著這麼一幕。她考大學考上文化園藝系,爸爸本來不讓她去唸,她跪下求爸爸,後來終於讓她去唸了,有一次,她跟爸爸要錢坐公車和午飯錢,當時天色灰濛,爸爸還在睡,西裝褲還掛在床頭,活生生出自她沒做完的那個夢。但爸爸眼睛也沒睜開,要她自個兒去口袋拿錢,她依稀記得四歲時的往事,還有些猶疑,於是自己拿了錢。她記得那時天黑黑的,有很溫暖的感覺。

爸爸去年過世,跟她交往四個多月的男朋友也在那時離開,一下子生命裡的兩個男人離開。說來巧合,她也在那時開始上奇蹟課程,進入內心直觀,尋找原本即在的神性,她直覺是爸爸來將那個男人帶走,同時又給她帶來現在的男朋友。這個男友和她一起上奇蹟課程,練習靜坐冥想,有一天,在深度的冥想體驗後,男友說,他感覺到她爸爸來了,「妳爸爸跟我說,要愛護他的女兒,要保護她。」她一聽,眼淚落了下來。那麼長的生命裡,跟爸爸的一路角力,而跟爸爸的和解,卻出現在爸爸去世以後。

我這個虔誠的異教徒準備在此時上場,聽她跟我講了這個故事,她胸口前的吊飾隨著心情晃盪。她引用了奇蹟課程裡有句出自《聖經》的話:「征戰不屬於你,把問題交出去。」她心中的神性和父性停止征戰,僅在於她相信神性,願意把問題交出去。

「征戰不屬於你」,我胸口矍然一驚,覺得穿透我塵封閉鎖的心事。憶起我自己和去世多年的父親,暗自在心內的角力,想起我的明亮和我的暗黑的角力,神性和父親的形象如此地在她講自己的故事光影交疊。

我從此對奇蹟課程產生了一股興趣,因為我的記憶裡也有只爸爸西裝褲的口袋,也曾在裡面拿錢。我一直幻想著聽見爸爸親口跟我說,原諒你了,然後,你也原諒自己好嗎?征戰不屬於任何人。

點閱: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