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不動尊如如深坐

撰文.呂松庭

川澄祐勝是日本高幡不動尊金剛寺貫主,高幡不動尊是號稱「日本第一」的佛像國寶。昭和六十一年,佛像要進行修復,但是,本尊每天要燒五座以上的護摩,於是就由川澄發動募款,依據原來佛像的標準,製作新的不動三尊(不動明王和兩名童子)。

新佛像花費三億日圓,終於建成,但顏色非常俗麗,川澄心中擔心,有人會來參拜這麼俗麗的不動明王嗎?

「因此,我請指導佛像興建的慶應大學名譽教授,也是美術史研究家西田川新次老師,幫佛像加些古色。但老師告訴我,若要達成我所期望的面貌,需要燒數十萬次護摩,還必須經過數千萬人的祈禱,經過一定的年份,它才會呈現那種古舊的面貌。原來黑漆的不動菩薩,包含了那麼多信眾的祈願。」

燒護摩是日本真言宗的傳統,川澄祐勝寫道,在高幡不動尊,每天都會焚燒護摩木。這個儀式就是以高高燒起的護摩之燄,將世上所有苦憎怨悲等等眾生煩惱燒盡。

然則,坐在燄灰煙滅和高溫襲襲後菩薩的臉,卻薰染成那麼古樸黝黑的顏色,莫非也就是承受多少世代的眾生煩惱所致?

我沒有到過高幡,倒曾在京都旅遊金閣寺時見過不動明王像,可以想像那顯忿怒形相的不動明王薰成古黑色時的模樣。台灣當然也有黑面媽祖的傳統,小時候在台南,到媽祖廟參拜,節日時,四周包圍焚香拜拜的信眾,在似從不間斷的線香煙霧繚繞間,我曾不只一次地想著,臉孔沒有薰黑前的媽祖,會是什麼樣的面容。或許,帶著抹神秘的微笑,投向人間,而那象徵慈悲和承受人世煩惱的黑,卻是世世之業。

長大後,參加過西藏密宗黃教的火供儀式,也是燒一團大火,將所有供品─當然也象徵所有煩惱和厄運都送進熊熊燃燒的火裡,化成塵粒烏有。據說在西藏的寺廟,火供經常舉行,有如真言宗的護摩。累歲的朝拜和薰染後,世世代代向同一尊佛像,不動的古佛如如深坐。

成長裡若曾有過持香拜拜、火供、看過佛像臉孔的經驗,就不會再寫錯「薰」這個字。先別管這個字是怎麼創造出來的,我把它想成用「草木」燃燒放在黑面佛像前的「千」種供品。或者,「黑」上的那個「千」指的是香或香爐,燒著燒著,臉上的黑色素更加深了。「薰」這個字,就像一場燒香拜佛的儀式。

妙的是,我們讀書求學問,也會用「薰習」來形容。書本就像為我們自己燒的供品,承擔了作者的思想和心願,越接受書的「薰」冶,就表示越有學識,像只要看佛像身上和臉孔的色澤,就能辨認出香火和年代。

偏偏「習」這個字下面是「白」,上面是「羽」,有點像一隻雛鳥,翅膀羽毛仍然青嫩蒼白,正開始學飛,要多多練「習」將來才能飛得穩當。「薰」讓讀書人變黑,「習」卻又是全然的「白」,黑的還是白的,我們的心意始終未拿定。

但我深信一個道理,一本跨越歲月考驗的好書,就像朝暮朝拜的佛像,要常常回去讀它,用虔誠的心翻開書,把你自己供奉給它,假以時日,薰上古樸顏色。

點閱: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