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地球生病了 我們一起來醫

撰文.黃渝閔 插畫.黃靄琳

更純粹的潔淨發自內心,世界的清淨通向眾生的清淨。

進到東區的一家火鍋店,其實是為了那些「花東小農契作蔬菜」而來,那些綠色而青嫩的皇宮菜、救命仙草、珍珠葉、紅鳳菜和龍葵,彷彿清晨才在花東的土壤採摘,經過長途的旅行,送上我們的餐桌。

這幾年有機耕作也成為流行,我們開始注意到蔬菜裡的化學肥料和農藥殘餘的問題,希望吃到嘴裡的蔬果都是健康的,有機,其實就是要回到健康的土地,也是一場土壤從有到無的過程,把化學的減到最少。

根據環保團體夜間紅外線的偵測,當一塊農地有機化後,不要半年,原本消失的生態就會在土地上生機蓬勃地煥發起來。少掉了化學農藥的侵害,蟲、蚯蚓、鳥和蝴蝶都回來了,原本的沼澤開始聽見蛙鳴,牠們都是生態的天使。不用農藥後,寂靜的春天再度熱鬧起來。

追求一個永續的生態環境,在佛法裡,常讓我想起「淨土」,在各種對淨土的描述和嚮往裡,其實,就是人們在追求一個「比現在更好的地方」,更好的居住環境,更清淨的人心, 遠離種種的災害,更有助人們專心修行。

我相信你必然幻想過一個淨土、桃花源、極樂世界或任何你喜歡的名字,「還有沒有比現在的地球更好的地方呢?」《阿彌陀經》所講的極樂世界,是修行者藉著五力可以應許前去的境界,「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砂布地。」這在好萊塢的特效絕對可以做出來,但我們所想的是更純粹的潔淨發自內心, 世界的清淨通向眾生的清淨。

清淨,如此得來不易,如此的讓人企望而不可得。也許我能做的,就是吃一口摘自花東土地的野菜,讓土地的滋味和清香進到我的感官, 感覺離淨土真的就進了一步。也許,讓我們煩躁的心在爆發前返回到原點,再多呼吸一口氣, 再想一下。星雲法師的《佛光菜根譚》有言:「酷暑寒冬都美,南北東西都好,高低上下都妙,人我界線都無,這就是淨土了。」

心道法師曾在水陸法會開示時說,生命就是記憶的解碼和編碼,用正念可以培養淨土的記憶。大師的意思是說,在過去無始劫以前, 生命其實是居住在淨土裡的,出生為人更像是從淨土的墜落,藉著今生身口意的修行,「我們找到一條路重返淨土。」基督教的創世紀篇, 說亞當和夏娃吃了禁果被逐出伊甸園,生態和世界從此開始墮落,現在,藉著生態環保運動, 人們憑著前世的依稀記憶重返伊甸園。

有多久了?我們如此幻想著「一個更好的地方」,或者,活在一個更好的年代。幻想只是幻想,就從我們真正擁有的努力起。

弄曼農場跟土地和好的故事

星雲大師曾經這樣寫道:「極樂世界,寶樹羅列,水鳥說法,是現代環保生態的先驅。」大師的意思,當然是在為《阿彌陀經》那段極樂世界做演繹,且讓我們重讀經文原典:

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舍利弗。彼土何故名為極樂。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又舍利弗。極樂國土。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皆是四寶周匝圍繞。是故彼國名曰極樂。又舍利弗。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四邊階道。金銀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璃車磲赤珠瑪瑙而嚴飾之。池中蓮花。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潔。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佛經裡提到的土壤如此殊勝莊嚴,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該如何透過現代科技的努力,讓昔日浩劫的窮山惡水再恢復生機呢?靈鷲山在緬甸經營的弄曼農場,就是一個「跟土地和好」的範例。

緬甸北部撣邦的土壤,好一點的是紅土, 大多都是混雜石灰岩、大石頭與沙的土質,還有微量元素缺乏、土層淺薄、水源灌溉、酸化等問題,要種植一般經濟作物並不容易,更別提有機農業,這是難上加難。

當年,王蘭英專程赴緬甸採訪,負責弄曼農場的常樂法師說,當地人耕種方式,多是在雨季前先放火燒山,將雜草灰做為整地的肥料, 之後播種,農作物在雨季就會生長,這時期, 當地農民大量使用農藥及化肥,果實長得又大又好,也不用擔心「蟲蟲危機」。為了省去除草的人力,採用的農藥是具有強毒性的「百草枯」, 對土地傷害極大。

有機農法相當不容易,堅持不用農藥、化學肥料,讓作物自然生長,過程點滴的艱難與挫折,只有親身經歷才能明白。2017 年 8 月前, 農作物與雜草一起生長就算了,很多作物甚至來不及長大就被蟲吃得體無完膚。

因此,常樂法師決定從基礎的土質改良做起:同時進行有機堆肥及液態酵素肥製作、種植豆科的綠肥、微生物改良土質等。但這些至少需時 3 年,還要大量人力,才有機會改變,就像一個城市的下水道工程一樣,初期是看不到成果的,卻是一個城市的根本。

在漫長及辛苦的土質改良過程,農場還是繼續運作,只見穿梭其中的工人,頂著高溫,汗流浹背,一點一滴悉心呵護作物成長茁壯,「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只是日常,因為堅持有機,農場裡不同植物的害蟲不分晝夜輪番出沒, 有時抓了整晚,隔天天亮發現還是一樣多。

面對「蟲蟲危機」,常樂法師後來選用完全天然成分配製而成的除蟲或驅蟲劑,由各種生物性和礦物性材料組成,不添加人工化學藥劑,期盼達到無污染的目的。但看到遭蟲害的部份果樹歪斜傾倒,還是不禁讓人惋惜與洩氣。加上不熟悉當地土地法規、部分居民惡意破壞等,一切得重新來過,一度讓他與農場工作人員身心俱疲。

常樂法師說,重要的是希望土壤裡的蚯蚓、蛙類、蜻蜓、鳥類等回來,也期待未來鷹、鷲等生態系裡的最高階掠食者通通回來,恢復當地完整的生態系統。

地球只有一個,我們要讓它活得很好

心道法師諄諄教誨:「整個環境生態,不論是人類、物質的生態,都是環環相扣的,你破壞了這個環扣,那個生態就亂了,接著就逐漸 毀滅。」還有靈鷲山慈悲與禪的宗風,慈悲不 只對人、對眾生,更要從友善、慈悲土地開始, 這份愛地球的使命及食農、食養到食禪的願景, 讓當年近 70 歲的常樂法師即使面對質疑、顛簸、委屈,仍咬牙、和著汗水繼續堅持下去。

常樂法師和靈鷲山的其他法師一起發願, 要實踐心道法師愛地球的理念。心道法師說:

「我們要健康,就必須吃好的,也就是必須要吃自然的食物,但我們過去的農業模式一直用慣行農法,噴灑很多農藥,結果臺灣整片土地的農藥含量都很高,土地生病了,一方面很難種出農作物,二方面就算種得出來也不健康了。現在要吃到真正有機、健康的食物是相當困難的,所以我們應該愛護我們的土地,讓它能夠產生一個活性的良性循環,而不是種不出東西的這種地。」

「自從山上的華藏海大殿被火燒了之後就徹底覺醒,火災之後,我覺得要改變;新的華藏海大殿要提供有機食物,並且和禪修做結合。所以我們和『友善大地』合作,共同推動友善大地的行動,盡量不使用農藥,讓有機的東西來活化大地。」

「我從20 幾年前就在推動『愛地球』行動, 地球只有一個,我們要讓它活得很好,活得好才可以生長糧食供我們食用。因為南北極冰層的擠壓作用,才使得氣候有四季的變化,地球暖化之後,南北極的冰融了、氣候亂了、四季不分明了; 下雨的地方拚命下,種什麼作物都被雨淹死, 而不下雨的地方就是沒有雨,種什麼也活不成。現在全球的氣候大部分就是這樣,問題的癥結就在於環保知識,過去 2、30 年前我們沒有這個知識,慢慢地,我們對環保愈來愈有概念,所以 我們發現就是臭氧層被破壞、全球暖化等問題, 造成了全球氣候的劇烈變化。」

「再來就是消費主義的問題,鼓勵消費也是破壞地球生態的一大主因。地球的資源有限, 能夠長多少東西是一定的,怎麼可能無止境地提供人類消費、浪費?消費主義是來自西方的觀念,讓地球還沒長好、還沒恢復好就又要被砍掉。現在很多環境問題,都是因為消費、浪費, 可是不消費的話,經濟又無法進步,但消費了又形成浪費,怎麼辦呢?這就是一個矛盾,面對環境問題,我們必須要有一個『中道』的觀念。」

「所以我們還是應該回到原始自然的起點, 不使用農藥,肥料也要用純天然的。以前我們 用稻草、雜草來做肥料,雖然慢,但是很自然, 沒有副作用,不會傷害土地,也不會傷害人類的健康。現在不一樣了,也就是說,我們都直接間接地吃了很多農藥下肚,所以現在開始,我們要慢慢淨化自己,要吃純天然有機的食物。」

無我的生命圓滿慈悲的生命

「修行的過程要發現兩種東西:一個是物質世界,一個精神世界,物質世界是輪迴的生命,精神世界是解脫的生命、空性的生命。如果常常能夠醒覺在空性中,就是解脫自在,就能回到空性不再輪迴。」這就是靈鷲山四期教育的阿含期,教導我們如何脫離「有」的執著與罣礙, 從阿含的學習中了解空,慢慢看到「有」的麻煩、罣礙與輪迴。

破了「有」之後還要破見解,每一個見解都是虛幻不實的,每一個見解就是我們被綁住的地方、不自由的地方。所以阿含期的學習是「破思惑」,般若期的學習是「斷見惑」,斷見、思惑才能到不生不滅。

斷見、思惑了,我們才開始學習生命要做利他的工作,也就是發菩提心,沒有了見、思惑,就沒有後顧之憂,我們行菩薩道的生命才能長長遠遠的利生成佛。而要能發長遠菩提心, 就必須遍學,沒有一處不是我們學習的地方,所以發菩提心就要廣學多聞,廣學多聞就能成就華嚴世界。

諸佛菩薩從發菩提心開始成就佛國淨土, 生命奉獻生命、生命服務生命,而慈悲就是給予,禪就是看到無我的生命、空性的生命,用無我的生命去圓滿慈悲的生命,所以內修無我, 外修慈悲,這個就是禪與慈悲的世界。

點閱: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