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每口飯都是供養

撰文.呂松庭      圖片.陳佳蕙

跟法師吃齋飯,常常拿著筷子就要開動 ,卻見法師莊嚴的作「開飯禱」,趕快停住,和法師一起喃喃念著:「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供養天地萬物。」

有時也和基督教的朋友吃飯,也是自己端起飯碗就要吃了,方見有人開始做餐前的禱告,這餐飯,或者說每餐飯,對信徒來說,都是神的賜給。

我初時覺得不慣,因為從小沒有培養成這種習慣,覺得吃時就是進到自己的肚子裡,變成了養分而已,為什麼得要去感謝這個感謝那個,也從來不能理解,一碗飯,一盤菜餚,為什麼就是供養?

年紀稍長後,漸漸地了解到,個體和整個社會的連結,就算是一口食物,也要感謝無數我不認識的人的辛勞,感恩神明所眷顧的這個地球的賜予。

從而讀到作家陳之藩在〈謝天〉裡提到的情節:「 在小時候,每當冬夜,我們一大家人圍個大圓桌吃飯。我總是坐在祖母身旁,祖母總是摸著我的頭說;「老天爺賞我們家飽飯吃,記住,飯碗裏一粒米都不許剩,要是糟蹋糧食,老天爺就不給咱們飯了。」

一口飯得來多麼的不易,一口飯,隱藏著多少的回憶,是多少因緣的湊合,一粒米才能從秋收的土地進到我們的嘴裡。

基督教的謝飯禱告,起源自猶太教的傳統,〈申命記〉裡有條誡命:「你喫得飽足、就要稱頌耶和華你的神、因他將那美地(迦南地)賜給你了。」

每種食物都值得禱告和供養,我就很喜歡猶太教喝葡萄酒前的禱告詞:「主我們的 神, 天地的主, 祢是應當稱頌的, 因為祢創造了葡萄。」 在基督教,這就是「祝謝」。感覺一切的食物,都是神的禮物。

那部《不丹是教室》的影片裡,早晨在村子外唱歌的女孩如此形容供養:「供養就是獻給眾生,山裡的動物、神明和靈魂。我想像黑頸鶴一樣的歌唱,牠們歌唱從不在乎誰在聽,或是在想什麼,牠們歌唱,就只是敬獻。」

這樣來設想一粒米吧,一裡米也從來不在乎被誰吃下肚,卻就是農夫或者土對眾生的供養。我們的供養就是回報以感恩的心意,好好的吃,也不浪費土地的糧食。相傳日本曹洞宗的創辦人永平道元禪師曾遇見過阿育王的廚師,他感受到廚師的料理之心,也是一份修道的心,從此專研粥飯之道,寫下了五千言的《典座教訓》。禪宗說:「首座調性,典座調命」。我們的性命,就是得以如此地被供養著。

將自己吃進的每一口當作供養,好處就是惜福不浪費,實實在在地用我們所吃的,感受到我們的存在。

點閱: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