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身體秘密,講不講?

撰文.呂松庭

在禪修時,心道法師會要我們注意身體的變化,果真,靜坐時,身體會展現密密嗎?

當小孩時,會把身體的變化或異狀,當成自己的秘密。然而,那些是真正的變化,那些屬於異狀,沒有人真正告訴我們。

溫蒂梅斯的《芒果貓》,寫的是一位擁有共感覺症的女孩,這種人會看見數字或聲音的顏色,各種聲音會化成各種形狀,呈現在視覺裡。據統計,一千人裡有一人保有這種神經連結。故事的小女孩米雅,八歲時發現自己的狀況,老師要她在黑板上演練數學問題,她用彩色粉筆,要呈顯出數字在她眼中的正確顏色。老師以為她搞蛋,同學嘲笑她,她決定保存這個秘密,幾年後才鼓足勇氣向父母坦露秘密。經過醫師診斷,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狀況還有個名字叫「共感覺」,有專門的網站和分享團體。

事實上,成長過程裡,身體的秘密總會來到臨界點,當妳決定講出來,「怪物」的封號可能會加在妳頭上。不講出來,說不定真的是異狀,會形成愈來愈大的問題。講與不講間,自始至終,有些事情會成為每個人自己身體永遠的秘密。

在大學幼教系教書的小瑜說,她小時候腰部長出一環疱疹,俗稱「皮蛇」。如果不講出來,擦擦藥,慢慢也會好。但她選擇跟媽媽講了這件事,媽媽帶她去看民俗治療,有個阿巴桑要她捲起袖子,用皮鞭抽打她的臂膀,打到整片瘀青,說不這樣毒不會跑出來。如此一來,她的臂上帶著一大塊瘀青,就像跟看見的人表白:嘿,我得了疱疹。小瑜說:「如果是這種醫法,我幹嘛還要把事情講出來?」

一個家人的身體秘密,一旦講出來,也可能改變這個家庭的生命節奏。有位大學生,自青春期一直隱藏著一個秘密:他喜歡看帥帥的男生,也會羨慕女生有月經,覺得女生每個月「噴一次血」很有「快感」。後來,他向父母和朋友說出這個秘密,父母一起初當然頗感驚訝,學習接受兒子的性傾向後,這個家庭也不得不用力的「轉向」。

當我們將身體的異狀選擇向家人和盤托出後,心裡難免會有「我是不是怪物」的疑慮,這時,父母、家人的態度,將是疑慮能不能化解的絕對因素。大部分的變化、異狀,也就像疱疹的民俗治療,最後演變為生命的插曲,只不過,父母常以自己的經驗,自以為是地看待孩子的身體變化,卻往往造成某種困擾。從人生教練的角度來看,身體的秘密沒有必然要說,或不說的道理,只看這個問題若屬於病症,能否適當地獲得醫療、安頓。

我想說的是,喜歡月經的男孩,當然也不是什麼怪物。聽說這家人準備為男孩印T恤,大方寫上「我就是喜歡月經」。我本人雖然不敢穿上街,也準備訂一件捧個場。

點閱: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