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政達 圖.許瑞明提供

多年前的旅行不可捉摸,只有想像還走在利嘉林道,闊葉林的林相繁茂,獼猴的呼叫聲隱隱可聞。

在許瑞明創辦的太平生態農場,夜裡去看螢火蟲,昇上樹頂觀看樹海和動物的生態,和一隻八色鳥一起學會飛翔,偽裝成鳥的同類,想在樹梢間築巢。

許瑞明拿著鐮刀,在前頭為訪客開路,下一刻,要我們蹲下來,觀看姑婆芋的紋理,山裡的每株果樹和林木都是許瑞明的朋友。

他們說,許瑞明是種樹的男人,當年他從海軍退役,在沒有太多文明進到這片山地前來到卑南鄉,趕著種植樹木和開墾,海洋的氣息呼在土地上的葉子,葉片留著露珠,那是屬於許瑞明的海上的記憶。有藤蔓在楓香樹和扁柏間飄盪,而我們皆已遺忘一個少年時期永遠飄盪的夢。許瑞明和他種植的樹幹一樣

黝黑,當年他一株株樹苗植栽成林,微微啟動的山風裡,他慣常在樹下夢見精靈,赤腳走進翡藍色的林子,太妃糖的暮色。

多年前投宿樹海間的房間,仍保持原樣嗎?書架上真的有尚‧紀沃諾的《種樹的男人》,翻開,掉落那位訪客留下的楓香葉。台東的山裡是適合讀書的季節,書裡的牧羊人從一粒橡實開始種植,法國的普羅旺斯,一個孤獨的牧羊人,種植對家人的思念,每日種下一百粒橡實,三十四年,乾旱的沙地長出綠潤的森林。如同,我想著卑南的許瑞明,從海洋到樹海,翻開旁邊的訪客留言簿,閱讀上一位訪客的心情,卻想不出該寫的字句。

走在利嘉林道,清楚地見到卑南族人留下的圖騰和痕跡,稱呼,這就是卑南族的利嘉林道。而今原住民的土地寸寸地退讓,還有多少土地可稱為卑南的原鄉,祖靈微笑,山羌在族人的環抱裡乖馴的眼神,「我如果還能跳舞,為祖靈跳舞。」我們走過卑南族人用藤蔓和粗竹搭建的涼亭,立在當年勇士狩獵必經之地。一首勇士的歌歇息的休止符,「這個時候的東台灣,都如此的陽光普照嗎?」蕨類的抒情,夢的隙縫在山林裡長出野蘭花。

近日,許瑞明要整建八八風災後傾倒的果樹園,向國家申請機具重建,卻得到地界不符的答案。許瑞明奔走陳情,讓我聯想起《不能沒有你》為女兒奔走的爸爸。

我知道這件事,找到他的臉書,祝福他。「我是當年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的訪客,現在,我感謝這個男人在台東為我們種下的夢。」加油。

點閱: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