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紫式部

白鷺鷥是臺灣的過客,每到冬季,那一抹白, 是天地間的驚嘆號,從臺灣西部的海岸、潟湖和水澤,蘆花白和白鳥,連思緒也染了白。

我從小就好奇,白鷺鷥是從那裡飛來的。爸爸說是從北方的北海道或西伯利亞飛渡海洋來過冬,但讀過千羽鶴報恩的故事,我相信白鷺鷥從神話飛來,是菩薩捎來的訊息,吐露著,即使人間多病多苦,仍有潔白的靈魂也仍有希望。

那些年,臺灣海岸開始重工業文明的汙染, 油汙遍布潟湖和水澤,垃圾沿著海岸堆積浮沉, 有時重重的烏雲壓下,像是靈魂的重量,為這些北方的過客帶來切身的苦難。牠們憑著基因的記憶往返過冬,憩息在昔日的水澤,怎能理解人間的汙染源頭。

小時候,在臺南七股的水澤,見到一隻白鷺鷥渾身沾滿油汙,躺在蘆草間奄奄一息,天使白的羽翼已經枯萎,垂死的掙扎和哀鳴,好像惡魔的手指摸過牠,我想牠再也不能回到北方的家鄉。似乎聽見白鷺鷥向我求救,但一名少年的身軀,怎能夠涉過水,援救一隻白鷺鷥呢?

我不知道後來白鷺鷥的遭遇,牠鑽進少年的夢裡,繼續哀鳴。每一晚,同樣的蘆草叢間, 同樣的油汙和蒙難的白鷺鷥,飛不起來的夢想, 和我默默的轉過頭去。

直到疫情肆虐的這一年,追隨靈鷲山「每月 1 小時,淨灘愛地球」活動,來到貢寮石碇溪出海口步道海岸線淨灘,海水沖刷,將海和沙地分成兩種顏色,我專心的撿垃圾,感嘆海岸的垃圾總是撿了又來,有如薛西弗斯推巨石上奧林匹斯山的任務,這時,前頭的人群一陣驚呼。

一隻白鷺鷥的腳被魚線纏繞住,失去了飛翔的能力,我溫習白鷺鷥的眼神和哀鳴,難道是少年夢裡的同一隻白鷺鷥,千里相尋,只為告訴我一則人間溫柔的訊息?

志工師兄小心翼翼地抓住牠,安撫牠的情緒,然後剪掉腳上的魚線。自由了,白鷺鷥回頭,望了我一眼,似乎告訴我,你的惡夢也可以解脫了。那是菩薩的心意,明年,我必頂著季節風,再度來到臺灣海岸。

天心月圓,華枝春滿,明年此時,請務必乘願再來。

來源:有緣人月刊290期

點閱: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