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和心道法師解夢去

撰文.呂松庭

曾有弟子向心道法師請問,要如何看待夢境?

心道法師回答:《金剛經》說,夢似有似無,過眼雲煙不容易捉摸的東西,你能夠分辨夢境、雲煙是真是假,而能不斷追逐、捕捉嗎?

睡著心道法師的問答,想起兒子的夢。兒子閉起的眼臉下,眼珠快速轉動。神經生理學說,這表示進入做夢階段。然而,兒子的敘說能力不足,無法知道他做夢的內容。

長久以來,我一直對兒子會做哪種夢感覺好奇。佛洛伊德和容格這些心理學家,對夢發展出長篇理論,言而有理。

我根據自己做夢的經驗相信,夢常會顯露出日間的焦慮和幻想,因此,我如果能知道兒子夢的內容,應該會比較有機會,能探察他的焦慮和幻想。

佛洛伊德使用過的「自由聯想法」,總算,讓我的探察找到突破點。這天,我問兒子:「作夢夢什麼?」兒子不知是專心,還是不經意回答,反正他的反應總是這個模式:「天亮了,不要睡了。」有後設小說的味道喔。

我再問:「不要睡了是什麼?」他答:「空氣。」我追問:「空氣是什麼?」回答:「一氧化碳。」

應該不算是典型佛洛伊德的「自由聯想」,也找不到什麼潛意識壓抑或童年創傷,卻具體顯現出一個少年星兒跳躍、穿巡於記憶和生活情節間的連結。

於是,我幫兒子講一個這樣的故事:當他「做夢」時,通常會有人來搖他,喊道:「天亮了,不要睡了。」這個角色通常是我。

所以他一聽我提到「做夢」,直接聯想就成「不要作夢了」。醒過來,他最先感覺到的是「空氣」,這和我們已過於習慣視空氣如無物的本能思考,顯然有點差別。

從空氣到一氧化碳,則應該是在國中課堂上聽來,湊在一起的線索。

到了這裡,我還是不知道他做過哪些夢,再問了一次:「作夢夢什麼?」他答:「街道。」追問:「街道有什麼?」回答:「車子。」不等我問,自己說:「綠燈,可以走了。」

如果不明瞭兒子的起居習慣,可能會以為,兒子在夢裡看車、指揮交通,其實他睡覺前,常常挨著窗看底下的街道,他回答的,可能是睡覺前發生的景象。

兩次問答裡,兒子分別敘述了「睡覺」前後的情景,我不確定是不是就是這樣,這充其量是我的猜想。

我發現我們親子間遇到的問題,比較大的是:怎麼也講不清做夢的定義。可能,兒子的認知裡,「做夢」就等於「睡覺」,而不是「睡覺時腦海出現的幻覺或情節。」如果你是一個嚴謹的科學派信徒,你說,能不能因此就說,我兒子是沒有夢的呢?

我想,用「自由聯想」和兒童玩,肯定是會遇到挫折的。但隨著兒子的學校化日深(我給「學校化」的定義如下:在學校裡混吃混玩。)我卻意外地發現了兒子的敘述能力,是不按牌理出牌的。

「自由聯想」,你們也玩玩吧。

點閱: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