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政達 圖片提供.WYC 影視

尾勁(LATE LIFE)是棒球術語,指的是投手投快速球,進本壘板後會有位移,像是上飄球,或是王建民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伸卡球」,但在王建民的紀錄片裡,指的卻是球進到捕手手套時的最後那勁道,事實上,那就是決定一顆球最重要的關鍵。

臺灣人對王建民在美國棒壇奮鬥的經過都不會陌生,棒球選手的生涯何其短暫,代代都有棒球英雄的誕生,引領風騷,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棒球選手的汰換率也何其的高。如果不是王建民自身的堅持和毅力,手撕傷後還堅持練習, 締造從小聯盟返回到大聯盟的傳奇,世人應該很輕易的,還帶點惋惜的遺忘王建民。

在紀錄片中,有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我不知道王建民除了棒球以外,還能剩下什麼?」就是「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的念頭,王建民念念不忘的回到投手板,回到大聯盟這個念頭,讓他的人生留下漂亮的一擊。

在佛教和禪宗的歷史中,也有著許多堅持此念的大師,就算有一時的磨難和挫折,他們得成大師就在那堅持的信念。

有人說,王建民剛到美國初試啼聲,總能夠不受球場外力的種種干擾,投出伸卡球,是因為王建民的定力夠。其實,從王建民日後受傷後展現的復原力來看,他選擇而專注的道行頗深。

什麼是「選擇而專注」的功夫呢?中國禪宗三祖僧璨那篇膾炙人口的《信心銘》,開宗明義就說:「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欲得現前,莫存順逆。」王建民這一生,難道不就是一旦作出選擇後,就莫憎莫愛、莫存順逆的走下去嗎? 我覺得應該有人勸王建民就留在小聯盟吧,甚至要放棄打棒球了,一個微細的念頭最後可以有天地如此懸隔,但王建民的堅持終於造就「洞然明白」的傳奇。

我覺得,王建民可以稱得上是英雄的是, 在棒球生涯最風光乃至手傷後的黯然時期,王建民都是同樣一個專志沉著的人。如果你問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情,他必定毫不猶豫的說:「打棒球。」印光大師曾說過:「魔境,勝境的分別及勘驗,切莫貪境界,切莫大妄語。」其實,真的這樣覺得,在一個資訊快速爆炸,專注力大不如前的時代,我們要修的就是「不要貪」,不要貪得意時的風光,而失意時的失落,才能以平常心對待。

相傳僧璨罹患痲瘋疾病,他跟隨二祖慧可學佛,慧可問他:「汝大風患人,見我何益?」僧璨是這樣應對:「身雖有患,患人心與和上心無別。」身體雖然有病,但向道心還是一樣的。

在王建民的故事中,受傷無異也是退出的藉口,但從禪師到運動選手,他們都同樣的展現出生命的尾勁,在球投進捕手的手套前,保持著完美的姿勢。

出處: 有緣人月刊267期

Hits: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