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楚臣渥色靈魂的畫師

撰文.呂政達

從西藏輾轉來到臺灣,取得臺灣的身分證, 西藏唐卡畫師楚臣渥色這已度過的半生,既是屬於西藏,他也已融入臺灣的風土,在靈魂上成為一名虔誠的佛畫畫師。

如果靈魂可以分成一半的話,楚臣渥色小時候跟從父親在西藏習佛畫,在寺院畫佛像和唐卡的故事,絕對是則傳奇。另一半的人生,伴 隨著楚臣渥色的感嘆──他在臺灣居住 20 多年了,光陰練就他在臺灣熟門熟路,有時穿著西藏的傳統服飾,走在臺北市八德路的紅塵煙雲間, 卻不再是異鄉人。

透過他的畫筆,人們了解了西藏廣大精深的諸佛菩薩的世界,他的虔誠和作畫延續經續的準則,帶領臺灣人更貼近西藏的諸佛和聖哲。

40 多歲的楚臣渥色,身體內居住著一個來自西藏傳統的老靈魂。在畫師的眼底望出去,一切都是如法的,每一筆細密畫,每個本尊、憤怒 尊或是寂靜尊,都要如法如經續,就如楚臣渥色所說,每個唐卡和佛畫的畫師,都要經過佛法上師和大功德者的鑑定,每尊佛像都要符合標準、比例、姿態和美感;每個本尊透過畫師的巧筆, 都有各自的配件和傳承。看畫者通過畫師來認識西藏的偉大傳統,所以絕對馬虎不得,每一筆都將正念傳達到畫布上來。

畫師的靈魂來自前世

楚臣渥色畫佛像來自前世之學,當然,也出自他的家學淵源。西元 1971 年,楚臣渥色出生於噶陀寺附近,父親是咒師丹增札巴,母親是瑟諄。丹增札巴自小進入佛門,在噶陀派佛學院,聞思顯密教法圓滿後,依止安宗嘉色仁波切和噶陀各則.久美丹巴南甲仁波切,接受灌頂解釋、口訣等,尤其精通光明大圓滿立斷及頓超。

其母桑丹卓瑪,對法堅定信心,精進善業。

楚臣渥色年幼起繪畫習氣就已甦醒,他從小就專精繪畫,以及塑像等工藝。4 歲時,在大堪布仁波切 健參渥色的座前皈依,並且得到 楚臣渥色的法名。

畫家自幼資賦聰穎,讀寫及繪製佛像等天份自然流露,就算只是遊戲間,他也可以毫無分毫之差的繪出佛像。有這樣優異的基礎,在父親座下習畫更屬水到渠成。當然,在後來的歲月間,楚臣渥色從沒有遺忘父親的教導,若說他的畫師的靈魂來自前世,其實,他也是一名靈魂的畫師。

9 歲的時候,他跟隨父親,毫不費力學習識字,小小年紀,就以描繪大持明者── 敦度多杰伏藏大師、龍薩寧波伏藏大師二者的唐卡, 而令眾人嘖嘖稱奇。在畫師噶瑪楚慶的座前學畫構圖度量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他比其他的學生,更加特別的優異。

楚臣渥色的畫師生涯遍及西藏和印度,然後也渡海來臺,為臺灣的寺院畫唐卡和壁畫。他曾於大堪布仁波切健參渥色,以及莫竹仁波切(噶陀莫札法王)的座前,領受許多甚深的法,並且遵照莫竹仁波切的指示,在青海果洛喀那寺中,繪製根本與傳承上師的唐卡。

其間,他在白玉縣藏醫研究所,以及噶陀與德格地區,畫遍八大本尊、蓮師大傳、忿怒寂靜百尊、淨土、蓮師八變、本尊、護法、十二相成道、金剛薩埵千尊、佛陀本生《如意藤》, 以及百位大伏藏師的唐卡。

一名佛像的畫師,如實如法的虔誠,他的心中和腦中,就像是藏著諸佛菩薩的世界。他也去過許多國家,前往中國,弘揚無數如來的身像,利益眾生。

在臺灣,他成立「新漫派」畫風的「龍響譽鳴」文藝推廣中心,從自製的藏香、教導藏文到從來沒有放下的唐卡繪畫,用楚臣渥色自己的說法就是「直至輪迴邊際,永不厭悔地弘揚!」

一名成就傑出的細密畫師

我們欣賞、膜拜如來和諸佛菩薩的美好, 讚嘆壇城的殊勝繁複,我們往往忽視了那些畫師的勤奮和心意,但是,如果不是畫師的工巧明, 佛陀和諸佛菩薩的身像,就絕不可能傳遍全世界,在全世界的每個角落,還能找得到佛法的影子和虔誠的信徒。

噶陀派教主第六世蔣巴.丹增加措仁波切曾給楚臣渥色這樣的認證:「噶陀司徒秋吉健參之門下弟子,非凡的賢智畫家── 昌都普布如同再世的毗首羯魔天神(歷史傳說中天界的畫家),其曾於噶陀寺居住 10 年之久,畫遍八大宗派、蓮師大傳、噶舉金變及十六羅漢等無數唐卡,如今仍然得見。」

「畫家楚臣渥色,曾經堪仁波切健參渥色賜予錢財禮物,請其代為作畫,於其親自指導下,噶陀大殿壁畫、釋迦牟尼佛傳記等,皆全入 畫。莫札仁波切亦令其繪制蓮師璡淨土(銅色吉祥山)壁畫,總說繪畫風格計有嘎爾派,舊漫派、新漫派、非嘎派等多種。」

「蔣貢康楚仁波切及全智米徬仁波切兩位, 由所有畫派之精華中,聚合創造出新漫派,前面所提昌都普布特別精選新漫派,且於噶陀等各地推廣。其傳承弟子── 昔日的客薩秋楚、彩讓江次等;現今的奧色嘎瑪、楚臣渥色皆為 非常特殊之傳人,在印度、尼泊爾、臺灣等地, 名聲響亮乃可見之事!」

一名如此傑出成就的畫師,他不僅是西藏的,也是臺灣人的資產,其實,在無遠弗屆、無分別心的佛法世界中,楚臣渥色的身世也是全人類的寶貴資產。

回顧他這半生,楚臣渥色還有什麼心願嗎? 他說,細密畫師的生涯其實是有限的,他要在有一天,手已無法再穩定的畫下前,將西藏歷史畫成 600 幅的唐卡,每幅唐卡都有一個故事。他還有一個這樣的大願望大計畫,值得我們等待, 也值得我們為他喝彩。

在八德路租來的小房間,在紅塵的深處, 用最虔誠的心如實的繪畫,壇城寂靜,楚臣渥色已不知度過多少個寂靜的夜晚,一名畫師藏著佛法的千言萬語。

出處: 有緣人月刊266期

點閱: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