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余安安 本來面目

撰文.王珍瑜

二月間,靈鷲山上舉辦的禪七,迎來余安安、曾志偉幾位香港的知名藝人。在山海勝境洗淨鉛華,放下人間塊壘,一同體會寂靜禪悅。

十幾歲就踏入電影圈,因為美麗和聰慧,被幾位大導演相中成為女主角,大家熟知的電影《三少爺的劍》,就是余安安的作品,當時的她也才 19 歲。年紀輕輕就嶄露頭角,等於小小年紀就開始擔負起家計,兩者對於一個小女孩而言,確實是沈重的負擔。多年過去了,余安安從一個青春美少女成為一個美麗沈靜的女人, 電影圈五光十色的習氣,幾乎沒有沾染到她半分。

經過 7 天的禪修閉關,出關後的她除了美麗依舊,還新添了一份淡然與自信。去年,余安安在電影《黃金花》中飾演一名唐氏兒的媽媽, 心中充滿禪意的余安安,婷婷如傳說中那朵永遠盛開的黃金花。

第一次禪修,對於余安安而言,是一連串不斷突破自我的經驗,談到這次的經驗,余安安眼中閃現著光芒:「我很幸運能來到這邊,這 7 天來對我來說,體驗實在太多了,不管是食衣住行,一時不知道怎麼說得盡,第一件、也是最重 要的一件事,就是很感恩。」言語中盡是無盡的感謝。

下定決心參加禪修 開心迎接改變

過去在家裡,自己也會試著打坐,但是參加禪修、閉關 7 天,余安安害羞地笑說:「我在香港也沒有這個經驗!」早就是心道法師弟子的余安安說,過去來過靈鷲山很多次,無非就是謁見師父、拜佛,但是從沒有起心動念來參加禪修。去年心道法師訪問香港,當面邀請余安安回山參加閉關,因為沒有嘗試過,余安安猶豫再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裡,一直到幾個月前, 她向好友曾志偉提起,引來曾志偉的相激:「妳跟心道法師信佛那麼久了,竟然還沒有去參加法師的禪修?真的很慚愧喔!」幾個朋友還嘲笑說:「7 日禪?不要說 7 天了,我買(賭)妳3 天就出來了!」

因為朋友的相勸相激,余安安這次下定決心要參加禪修,「來之前,我跟我自己說:我會盡量努力去做!但是來了以後,很多經驗都是新的、過去不曾有過的。」從人人捧在手心的電影明星,踏入山門當一個尋常佛子,余安安滿心忐忑:「你知道我是個有潔癖的人,很多東西我都是專屬我自己的,包括房間、浴室,來到這裡, 很多東西都是大家一起做,像是和大家一起排隊洗澡刷牙,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7 天過去後,對於自己的改變,余安安有點得意的露出微笑。

第二件讓余安安印象深刻的是外表,「因為我是個演員,特別又是個女生,都會愛漂亮, 比較少用真正的面目去面對不認識的人,可是很奇怪,當我第一天洗澡的時候,(想到還要抱著瓶瓶罐罐進出)覺得很麻煩,乾脆就算了、不化了,哇∼這 7 天不化妝的感覺很舒服!真的很輕鬆、很舒服!我第一次放下了這個執著!」

想到這次閉關的體驗,余安安有好多想要分享:「還有就是吃飯!這裡吃飯有很多規矩, 我來到這裡覺得要跟隨規矩,所以很努力做到自己的最好。」「譬如說我從小都不吃苦瓜,有一天吃午飯的時候,一坐下來看到桌上放著的是苦瓜,既然已經放在那裡,我想我就必須要吃, 吃著吃著,當時一旁有志工拿著苦瓜到處問我們

『要不要再來一點?』不知道怎麼搞的,我竟然舉手又要了一份,當時我對自己也感到很驚訝, 怎麼我會要苦瓜來吃?我一邊吃一邊想:剛坐下時我會去吃它,是因為它已經放在桌上了,我必須去吃,因為這是我的修練。但是第二份苦瓜, 是因為我已經學過了功課,知道我們不可以挑食,想到這些苦瓜是經過多少人的努力才能拿到我們的面前,我們就不可以有『分別心』!」

打坐、行禪,上課,一天下來對於體力和精神的消耗是很大的,但是余安安最期待的是每天晚上師父的開示,「我每一天最享受的時間就是聽師父講道!每天到這個時候,是我最有精神、最開心的時間!這 7 天給我真的獲益良多!」提到師父,余安安頓時變成一個小女孩,「我以前就認識師父了,但是經過這 7 天,讓我更了解師父!作為一個佛教徒,這 7 天下來讓我有最新感受的,是師父教我們放下心、怎麼看自己的心、心又是什麼?師父跟我們解釋『心應該怎麼去修』、怎麼看『因果』,過去我們都以為因果可能是影響到你的輪迴、來世,其實不是!

因果的影響遠遠不止如此,師父用很多方法讓你了解,因果對你的影響非常大!當時我就想, 如果每個人都會好好的『修心』,這個世界就會很美好!」

除了心靈的洗滌,余安安覺得自己的身體也有了不同:「過去我的腰一直不好,經過這幾天坐、行,我覺得我的腰背比較直,現在不會駝 背了!以前在家坐禪盤腿時腿不能放開,這幾天練下來有點進步,雖然難免還是會疼,但是師父說這是要練習的,盡量就好!坐禪姿勢是其次, 主要是在練習『覺知』!我這次覺得坐禪已經不 是那麼大的障礙,只要認真、用心,就可以把所 有事情都放下!譬如說現在的我,可以和大家去洗手間一起慢慢的等、一起刷牙,想到自己可以不要有那麼多妄想、妄念,很訝異,發現原來自 己也有這種能力!」

想用新的生活行為發揮影響力

據說很多人在坐禪的過程中,會回想自己的過去,有時會狂笑、又有時會悲從中來,情 緒不斷反覆翻滾,但是余安安卻不如此:「這 7 天我真的很享受,在過程中我一直很認真學習, 很專注在當下,讓自己處在一個很純粹的狀態, 但是就在昨天下午,情緒來了,我坐著不知不覺就流淚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不捨?這 7 天裡我們都很享受跟師父每天見面的時光,有機會跟他聊天、開玩笑、問他問題,因為師父到香港都很 忙,雖然我們一定都會見面,但是談話的機會不多,因為見他的人太多了!」

經過 7 天的洗禮,余安安對於自己有了不一樣的期許:「跟其他人比起來,我們是小學生, 可這裡一般是大學生、研究生,像師父說『色、空是個連體嬰』,我覺得很深但又不是很深,他留了很多空間讓我們去想,每天師父講的我們都好開心的聽,但同時我們也都要很專注的聽!這次回香港,我有好多功課要做!要修、去練習、 去觀。我發現這好像做運動,就是一種習慣! 過去我曾有一段時間因為太忙而停下來,後來再去做就很懶、意願很低;坐禪也是必須要把 它變成生活的一部份去習慣,不管一天 15 分鐘、3 分鐘,每天去做,讓它變成習慣,接著就可以慢慢修,師父說修行可以積累,這是我要帶回去的功課!」

雖然早已預約晚上的飛機回香港,但是余安安對這 7 天仍然頻頻流連,「我眼中的靈鷲山真的太舒暢、太美麗了,來這裡心會定下來。」她勉勵大家參加禪修「不要怕、慢慢來」。「有好多沒想過的經驗!像是我沒想過 7 天吃素吃得那麼開心、吃得飽飽的,這次我很多朋友也來了,這裡風景好、空氣也很好、法師也很友善、坐禪也做得很舒服,所有東西都那麼安穩!」體驗到坐禪的好處,余安安認真的說:「不只香港、我覺得全世界都應該去坐禪、去修行,未來我還會再回來,回去以後,不論對孩子或朋友都一樣,我都想要用自己新的生活行為盡力去影響他們,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福氣來坐禪!」

最後,余安安再次想到師父,孺慕之情溢於言表:「師父那麼親切、那麼容易接近、那麼大愛、大度,平易近人愛開玩笑,他的態度讓大家把害怕緊張的心情都打開了,無論多蠢的問題我們都不怕去問!大家都很輕鬆、很認真,這次我們把握時間跟師父聊天分享,師父也分享他想做的事情,覺得很感動。回去香港後, 我真的很想把師父要做的事情讓多一些人知道、讓多一些人幫忙,希望多一些人欣賞、幫助他的大愛,特別是興建大學的部分,希望我能盡量去幫忙他,讓他能完成。」「因為師父的心願太難了,所以很感動人,我覺得師父真的很偉大、 他的宏願太崇高了,衷心祝願師父成功!」

出處: 有緣人月刊268期

Hits: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