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池玉蘭 將軍歲月回復素樸

撰文.王珍瑜

帶著大家把工作做好,服務別人也是一種修行、一種佈施。

2008 年國防部史無前例出現了一位女性發言人池玉蘭,到目前為止,她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性發言人,美麗聰慧的她,一新了陽剛殺伐的軍方形象。這位北一女的高材生,從軍的過程跌破眾人眼鏡,少將退役褪下戎裝的她目前在臺北市榮民服務處擔任處長,給人的印象仍然是美麗熱情又大方,提到她修習佛法的過程真是曲折離奇,在幾個山門前兜兜轉轉之後, 終於皈依心道法師,其中過程,連她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從軍與皈依的歷程

從北一女畢業,同時考上師大、警大和軍校,怎麼會選擇從軍?光是這點就讓人很好奇。池玉蘭說高中時因為她個性開朗又單純,加上幾次擔任班上幹部,軍訓課帶領同學活動而被教官「鎖定」,認為她是「一塊做軍人的料」,不停的鼓勵,加上家境不是太好,家裡同時有 6 個兄弟姊妹要讀書,又看到國慶閱兵典禮女軍官(俗稱「木蘭隊」)英姿煥發的模樣,所以高中時代她就下定決心要從軍。

「這是我爸爸唯一對我發脾氣的一次,也是我這輩子唯一叛逆的一次,為了讀軍校和我爸爸一個月不講話。」「我爸爸媽媽民國 36 年從大陸過來,既不是軍人也不是公務員,他唯一的期望是我能夠安穩的過日子。北一女成績優異畢業了,當老師?很好,當警官?還可以,當軍人; 不答應!」理由當然是「女生當軍人太苦了。」

「回想 36 年的公務生涯,好像冥冥中自有定數,感覺一切老天爺都設定好了的,我的家境雖然不富裕,父母也只有小學程度,但是他們用『身教』來教育我們,我一生都很感念父母, 讓我們能自由的選擇自己的事業,我們兄弟姊妹也知道父母辛苦,所以都很懂事,一直正正當當的經營自己的家庭和人生,現在每次家庭聚會見到兒孫滿堂,父母都高興得不得了。」

至於接觸佛法的過程,更是曲折:「我從小是隨母親到恩主公(臺北市行天宮)拜拜,嚴格講起來應該是信奉道教。在大學唸書的時候, 一位博士學長信奉一貫道,鼓勵我們幾個學弟妹一起去求道,我去了半年後,因為學業忙碌就中斷了。後來一位師兄又帶領我們去學習《孔雀明王經》,我也學了大半年,後來因為工作調動就沒去了。」

真正自我興起接觸佛法的念頭,是一次到北投復興崗經過農禪寺,「我隨興地走進去參觀,當時聖嚴法師還在,我就走進去講堂聽他說法,當下覺得很震撼,很有所感想要皈依,但是 因為時間到了就趕緊回學校去,之後再想起來, 聖嚴法師已經圓寂了,所以皈依的想法就沒有實現。」

「後來,學校一位體育系的學長出家了, 他高我 9 個年班,早前我們是認識的,他有提議要我去皈依,當時我已經快要從軍中退伍了, 那段時間我的工作不是那麼如意,遇到那位『學長師父』總是哭哭啼啼,滿腹牢騷,他只能不斷的為我開解,勸我放下,好好皈依學佛,可當時我沒有聽從,後來一次寺院大火,這位『學長師父』也跟著往生,這次的因緣又斷了。」

每次要皈依就差臨門一腳,最後皈依心道法師,池玉蘭開心的說:「這次終於因緣具足了!」她說:「我之前就聽過『靈鷲山』,一位學弟很早就皈依心道法師,後來還擔任他的秘書。有一天他邀我去參加靈鷲山的法會,我心想『這個我聽過』就答應出席,當天的法會是在無生道場,我一進去就被道場的環境和氣場震攝住了,覺得『這裡好像世外桃源』,磁場很好、很莊嚴,心裡讚嘆不已,過去幾位宗師聖嚴、證嚴 法師我都見過的,但是都差那麼一步沒有皈依。學弟引我晉見心道法師,當時覺得師父的樣子很莊嚴,當天我就皈依了。皈依前我還問師父:『我去過好幾個道場有沒有關係?』師父慈悲說:『沒有關係,都是善知識』,從此,我成為一個真正的、正信的佛教徒,你說這是不是『因緣具足』?」

人間就是我的道場

早在北一女唸書時,受到同學們讀書風氣的影響,池玉蘭一直都很喜歡學習,在學校如此,學佛也是如此。「對耶!好像一有人找我去上課,我幾乎都會說『好!』。」謙稱自己並不精進,但是辦公桌一角放著幾本經書,池玉蘭回想自己從軍職準備考試,轉任公職前後的那段時間,「那是一段低潮,我對自己的標準定得很高,在職場上我從沒有利用自己性別的優勢(或)劣勢來幫自己加分,凡事只想著把事情做好,難免得罪人而不自知,那時要兼顧工作與考試,又碰到政黨輪替,身心的壓力大到極點,那時我常會和老天爺對話,請祂給我力量,也念佛號、念經,這些確實讓我心情平靜。現在回想,我很高興我有信仰,真的,信仰讓人 有力量,我會鼓勵後輩,沒有一帆風順的人生,在我接觸佛法之後,儘管那幾年心念很雜亂,但是藉著信仰,讓我能夠面對一切困難與挑戰。」此時看向池玉蘭的辦公桌,還真的,《普門品》和《心經》就放在案頭。

在榮民服務處,從一個領導眾人的人,變成一個服務眾人的人,角色的轉變不可謂不大, 池玉蘭卻每天過得很開心、毫無違和感:「師父曾經說職場就是道場啊!雖然我不常回到道場, 但是我在職場上很認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修行?從軍中退役後,包括我先生也都希望我放下一切,從此遊山玩水自由自在,可是我覺得我還有熱情、我還有體力,我還可以幫助別人。

『人在公門好修行啊!』來到榮服處,帶著大家把工作做好,服務別人也是一種修行、一種布施啊!照顧那些過得很辛苦的老伯伯、老媽媽, 給他們溫暖,有機會作這份工作是我的福報啊! 我粗淺的認為,很多人修行選擇出世,但是我覺得我是一個閒不下來、好管閒事的人,我比較適合在塵世裡幫忙別人,人間就是我的道場!」

池玉蘭皈依心道法師,之後他的夫婿黃鎮遠將軍也跟著皈依,「退休後他更比我精進,4 年前成立了『佛教觀音慈善會』,在雲嘉一代幫忙募款扶助弱勢。」池玉蘭說佛法讓自己個性變得柔軟,不再有稜有角,「有時候看到很辛苦的老伯伯,我還會哭!」這點也很明顯地影響她與同事、家人的關係,池玉蘭夫妻關係和諧,和兩 個兒子、夫家的親人間都很親密,「啊!人家說『親人難渡』,這一世能成為一家人都是有因緣的,要珍惜這個緣分,這些都是佛法的道理啊, 當然要身體力行。目前的目標,我能更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脾氣,不要那麼兇就好了,哈哈哈!」

人說學佛會讓人回復單純、素樸之心,這點從池玉蘭身上得到印證。

出處: 有緣人月刊269期

點閱: 1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