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鄭千鈫 提供被需要的價值

有緣人會訊-鄭千鈙

撰文.王珍瑜

鄭千鈫師兄,光是名字讓人唸過一次就印象深刻,鄭師兄說「鈫(ㄑㄧㄣ ˊ)」這個字是父親千挑萬選來的,拆開是一金一文,他解釋道:「想要有錢或想要功課好,都要努力、要勤快,所以音同『勤』。」父親期望他長大要做一個「提供被需要的價值」的人,在社會上如此、在教團,鄭師兄也一直如此。

談到父母,已經當阿公的鄭師兄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我的父母在建成區,也就是現在臺北市雙連後車站一帶,算是聞人,5、60 年前我爸爸在那裡當學徒的時候,就能夠獨當一面做出線圈馬達,這在當時很稀罕、很貴重。他和我母 親結婚以後,在建成市場裡開了一家日式食堂, 這個區域當時有很多小工廠,也有很多從南部出來臺北求職的人,我母親的想法很先進,她認為既然要做,就不能在餐廳裡守株待兔,應該要把營業的觸角延伸出去,所以他們為周邊工廠和旅社客人做外送,為這些勞工、出外人提供好吃的餐食。」「現在到處看到美國炸雞、韓國炸雞,其實我媽媽 60 年前就已經在賣了,而且生意很好,她說:『我們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當時還因為炸雞賣得太好而做出『以價制量』的策略,寧可賣貴了,不可以讓品質降低!對於提供食材的攤商,他們從不苛扣,講信講理。 對我們這些孩子,他們要求一早就要把門口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兩老理性又嚴厲,這就是我父母親給我們的身教和言教。」

你認真,別人就把你當真

對於走上學佛這條路,鄭師兄說最早是因為行有餘力想要行善,並沒有存心親近,待到婚後,受到同修(太太游師姐)和岳母游媽媽的影響,一步步與心道法師結緣,然後走上修行之路。鄭師兄說,民國 78 年左右,一位在基隆海關工作的朋友找他,說有一個大和尚在福隆山上苦修,邀請大家一起上去看看他,「可能是因緣到了,去了之後深受感動啊!」而當時他不知道的是,早在他前往靈鷲山之前,同修游師姐早已去過數回。在兩位都皈依師父之後,岳母游媽媽甚至提供桃園市住家的樓上當作師父的講堂,一家可以說和師父因緣頗深。

鄭師兄拿出他的「皈依證書」,泛黃的紙張記載著民國 79 年 11 月 21 日皈依師父,可是相當珍貴的紀錄。生性開朗的鄭師兄笑著說, 他邀了很多朋友,一行人搭乘一部大巴士、一部中巴士一起到福隆山上看望師父,當時的道場沒有路,遊覽車在山上東彎西轉的,掉到山溝裡去了,在場的男士把中巴讓出來給女人、小孩回臺北,然後一群人步行到福隆搭火車,「大概是老天要我們多在山上盤桓、親近師父。」

除了旅行社的業務,其他時間幾乎都用在講堂服務、修行上面,鄭師兄客氣,說一開始在 師父座下幫忙,單純只是因為行有餘力,想要做點好事,但是 8 年前的一場病,讓他遇到醫術醫德都很好的醫生,「真的是好心有好報,想起來我一生都有貴人,說起來很慚愧,我一向對賺錢比較感興趣,如果不是 8 年前這一場病,我不會發心要認真學佛。」

想起生病的那段時間,鄭師兄心中也曾百轉千迴:「我雖然不是人生勝利組,但是在旅行業還算是揮灑自如,遇到困難時,我寧願到外面碰壁,也不要在辦公室面壁。每天教導我的下屬:『做業務的,怎麼能躲在辦公室?這樣怎麼會有客人?』遇到困難,一定要去面對,是我的處事原則。生病,是偶然去做體檢發現的,完全沒有心理準備,還好我的人際關係不錯,知道生病了,去臺大找朋友,請他安排自己的學生幫我開刀。主刀醫生技術很好,他告訴我:『開下去成功率 5 成』,當時我想:一半成功、一半失敗,『不做怎麼知道成不成功?』」

在重拾健康的過程中,鄭師兄受到師父言教身教的鼓舞,信心大增:「師父說過的一句話讓我真的感到敬佩,他說:『你認真,別人就把你當真。』」過去他推動世界宗教博物館時,「當 時大家說目標至少要 10 億以上,這要募款募到什麼時候?當大家都覺得這是個很遙遠的夢,師父就靠著很勤勞的一雙腿,跟很誠懇的一張嘴, 到處活動說服大家。如果你有在做,人家慢慢就相信。這個過程中,我一直在旁邊看著,這份決心和努力也鼓勵了我,讓我信心大增,當時我就跟佛祖發願:『佛菩薩讓我開刀圓滿成功, 我會去當你的志工,讓法輪常轉!』」

生命的寬度是自己決定的

「生命長度是佛菩薩決定,生命的寬度是自己決定的,『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人若精彩天自安排』,生病不怨天尤人,健康要兌現承諾。」鄭師兄開始到臺北講堂當志工、幾次師父和靈鷲山法師們到印度、尼泊爾等地的道場朝聖, 都是鄭師兄負責安排帶團,而後擔任榮董、〈大悲咒〉團團長,後來還組織朝山團擔任副團長,幾乎大部份的時間都奉獻給靈鷲山。鄭師兄很認真的說:「師父交代我要負責招人,我就把我旅遊業的知識導入靈鷲山,組織朝山團,讓各地的信眾、非信眾,都到我們靈鷲山來拜拜佛祖、 看看師父」。

話題轉到師父,鄭師兄又露出剛剛提到父母時那般神情,「記得一次我們去西藏,剛到日喀則,團裡就有一位法師和一位攝影記者得到高山症,攝影記者我早早就把他送回成都的醫院就醫,可是法師卻不願意離開,當時我感到很徬徨,擔心萬一法師在西藏有什麼意外該怎麼辦? 我也向師父透露我的不安,沒想到師父神色從容地說:『那就讓他留下來!』我急著問師父:『要是法師有什麼意外怎麼辦?』師父淡然地說:『沒關係!』師父想告訴我的是:如果得高山症的是師父,他也會選擇『沒關係!』他的信念和態度讓我好震撼!我想,千年前玄奘大師西去取經時,那『寧願西方一步死、不願東方一步生』的壯烈胸懷,應該就是這樣的吧!」

都已經是阿公的鄭師兄,師父口中還是「小鄭、小鄭」的叫著,親近與信任自是不言可喻。

「我很佩服師父海納百川的胸襟,每次我看到大家到山上把自己的垃圾倒給他,等大家走了, 師父要自己消化掉,真的很辛苦、很慈悲!」不過說到工作,有點「工作控」的鄭師兄他的觀察是:「師父啊!久了你們就懂,他真的是先知啊!你看他做一些動作,不會太快、也不會太慢,太快就變成先烈,太慢人家就先做了, 他的時間永遠恰到好處。譬如說宗教博物館,20 幾年前師父說,以後的戰爭是宗教的戰爭,當時哪有賓拉登、伊斯蘭國?現在發現真的如此。百年來十字軍東征打我們,現在換我們打基督教徒,所以師父推動『回佛對談』,因為有了解, 就不會誤解。師父沒有身段,所以各宗教的宗長都跟他像朋友。」

把喜歡賺錢的心用來當志工

一個人兼任靈鷲山教團臺北榮董聯誼會執行秘書、宗教博物館尊勝會執行秘書、臺北講堂〈大悲咒〉團團長、朝山團副團長,每天都為了教團的事情忙碌,鄭師兄還是偶爾會停下來回想過去的時光:「開山聖殿有一個大石頭, 以前我們去那裡跟師父喝茶聊天,我們很懷念那個時候,大家感情那麼好,像知己、像朋友,整個教團從無到有。現在師父很忙、也有年紀了, 我們已經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有時候當然會有點失落,不過我們對師父尊敬的心,從來都沒有改變。」

鄭師兄說,從有了信仰後,他遇到事情不會徬徨,「持誦〈大悲咒〉的時候如果能一心不二,心會整個靜下來。我生病電燒治療的時候, 雖然有麻醉,但是會聞到味道,還有煙,那時我很害怕,然後就持咒,真的就不害怕了,〈大悲咒〉有這個好處,遇到慌亂的時候讓你的心都沈澱下來,你想想看,一個產品能賣 2500 年都沒有褪流行,就表示有效。我們全家都是佛教徒,我們的心中有一把尺,像是我會把家裡四周圍打掃乾淨,不為什麼,就當作在累積福德, 所以我們跟鄰居的關係非常好,他們看我們打掃,他們也會打掃乾淨,環境乾淨,與人和睦, 也是學佛的好處。」

把喜歡賺錢的心用來當志工,鄭師兄把急驚風的精神發揮到極致,「我是活在當下的人, 遇到問題要解決問題,不然問題會解決我!你帶團的時候,遇到問題不解決,客人回去就告你, 後來遇到問題,師父也問我說『趕快處理掉』、『要多久?』我沒時間緊張,遇到問題就趕快去處理!」開會時鄭師兄也把會議室裡的椅子全部撤掉:「大家都是志工,下班、下課趕過來的! 哪有時間坐在那裡一邊開會一邊想?請大家回去先想好,再來開會!」

因為對佛祖的誓願、對師父的敬佩,鄭師兄很認真地執行師父交代他的工作,今年他找來摺紙老師、和各里長合作,在各個里辦公室或活動中心開班授課,「我現在要在地經營,而且, 我現在換一個方式!每一個階段 12 堂課,每週下午 1 個小時,讓里民在接小孩放學前來學,學費不用,只要負擔材料費 300 元,讓他們來學摺紙,然後我們在互動中找他們來講堂聽課、學佛。」未來,鄭師兄計畫開課教年長的信眾使用手機,接著還計畫和醫院合作,教導民眾如何防制「骨質疏鬆」,然後再從中引導大家來學佛、來修行,「新的社會要用新的思維,未來弘法的前提,還是要先創造被需要的價值!」

出處: 有緣人月刊270期

點閱: 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