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顏靜

丈夫喝下咖啡,短暫地回到過去,和即將失憶的妻子見面,他無法改變事實,唯能改變的只有他的態度。這是日本作家川口俊和在《在咖啡冷掉之前》的一段情節。我去看了小說改編的電影,松重豐飾演的丈夫和藥師丸博子飾演的妻子,演出一段賺人熱淚的「重逢」。只是, 如果預知自己就將失憶,你會對最親愛的人說些什麼呢?

佛陀時代還沒有失智症這個名詞,我們只能猜想佛陀的想法,失智當然也是識性的減少, 不再有辨識的功用,但這與修行者不起分別,是不一樣的。失智症患者是不自主地進到這種狀態,修行者卻可自在來去,他還是五蘊的主人。藏傳的撒拉哈大師的安心六法中,有一個境界是「嬰兒觀佛殿」,我們擬想失智症的世界,會不會也有神似之處?我們無從記憶起嬰兒期的經歷,同樣的,如果有一天有一個人從失憶的狀態復原過來,對那段空白,他如何記憶?

加拿大神經科學家佛蘭克藍 德(Paul Frankland)和喬斯林(Sheena Josselyn)認為,年幼的大腦內有許多新的神經元快速生長, 阻礙了舊記憶的存取。他們在一項新的實驗控制了幼鼠和成鼠的海馬迴神經元生長速度,海馬迴是大腦記錄「自身經歷」的區域。結果發現,神經元生長減慢的幼鼠,長期記憶表現較佳;相對地,神經元形成加快的成鼠則記憶力衰退。

近年研究修行者腦部的學者,也觀察到神經元的變化。當然,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科學證據,才能揭露失智症患者的記憶和心靈世界。

我大膽的想像,失智症患者不會是真正的一片空白,一定還能夠記得些什麼,在神經元的迴路間如同短路的電流。就像佛法常說的涅槃, 我們同樣無從得知,進到涅槃是否真的一片空白?

能做的事, 就是真心照顧了。重要的是「照」這個字,清清楚楚地「照見五蘊皆空」,「照見」不是用歸納、推理而得,只靠理性就不是觀自在菩薩了。真心「照顧」也不是用理性和功利能夠衡量的,你為什麼付出無須計算, 你就是付出。如果,你一定要問「我為什麼要照顧某某人,照顧他我有什麼好處?」那就不會是真正的照顧了。

《增壹阿含經 ‧ 卷四十》有一個佛陀的故事,羅閱城中有比丘身染重病,無人前去探視, 病比丘晝夜稱念佛號,佛陀果然來看他,問:「有誰來探病嗎?」病比丘回答:「從生病到現在, 沒有一個人來探病。」佛陀又問:「你沒有生病的時候,有去探望生病的人嗎?」比丘回答:「我不曾去探望過一個病人。」佛陀說:「現在你不用感到恐懼,我會親自照顧你。就像我在天上人間,亦會去探視一切病人。無人照護者, 就去幫忙照護;若是失明者,就充其眼睛,以此救護一切病人。」

在佛陀的意念間,祂鼓勵我們去探望病人, 病人是最脆弱無助的,最需要別人的關懷,所以,佛陀就說,探病是一種無上的功德。

回到電影情節,當妻子已經忘記丈夫是誰以後,丈夫說:「我們還是可以一起做很多事, 可以喝下午茶,可以去旅行,每天我可以跟她求婚,再愛她一次。」真是美麗的照顧啊。

病苦現前,四大不調,但人間處處有真心照顧,如同佛陀的花園,在咖啡冷掉之後,請再愛我一次。

出處: 有緣人月刊271期

點閱: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