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紫式部 輯

回想起與靈鷲山的結緣,是起於2005年恆傳法師籌辦全國親子禪的活動,當時活動推展到宜蘭的育才國小,師兄姐便推薦宋慧慈老師承擔主持工作。活動結束後,讓恆傳師與其他法師們訝異的是,這場禪修活動的氛圍有別於其他地區,是全省互動最為熱烈的一場,孩子都感受到禪的美好,整場活動歡樂卻又不失法味。法師好奇地詢問是什麼因素使然,宋老師便將自己所熟知的「意識會談」介紹給法師,因而開啟了宋老師與靈鷲山的緣分。

隔年,心道法師來到羅東與信眾進行一場「師徒會談」,過程中需要一位帶領會談的人,宋老師再度被邀請來擔此重任。在老師充滿活力的順暢引導下,師徒會談圓滿成功,讓羅東在地的師兄姐打從心底佩服,紛紛讚嘆:「怎麼會有這麼會帶領活動的人呢!」宋老師回憶起那一年的結緣,心中充滿感恩地說道:「那一次與師父見面,我沒有哭,大概是因為因緣還沒到,意識裡只當它是一次的工作。」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往後的日子裡,每當宋老師回到山上,或是講課,或是禮佛,或是向心道法師請法,每每總是情緒激動、淚流不止。

「我是一個情緒管理非常糟糕的人。」宋老師淡淡地說道:「在還沒接觸靈鷲山之前,我很容易情緒失控。」2008年,老師受邀回山為法師們講述意識會談,從那時起,約有大半年的時間,每回見到心道法師,或是進到大殿禮佛,宋老師總是抑制不住莫名而起的情緒,總有突如其來的悲痛襲擊內心,再也承受不住的淚水沾濕了衣襟。曾經到過各個道場講課的宋老師,像這樣深刻的被碰觸到的心底悲痛,卻只在靈鷲山顯現。「當時,我一心只專注在教育上,還未曾接觸佛法。」宋老師自謙不懂佛法,在請教過其他師兄姊之後,有了這樣的體悟:「或許是壓在最深層的懺悔吧!」。往後,每一次回山,情緒起伏漸漸安穩,好似找到真正心安的所在。

宋老師第一次上靈鷲山,是早在二十年前與朋友出遊東北角,因緣際會到了靈鷲山。「沒想到,冥冥之中我和靈鷲山有著很深的連結,也許是累世的因緣吧!」宋老師爽朗地笑著說。首次看到「心和平,世界就和平」字眼是2009年的四月,宋老師搭乘火車抵達福隆,抬頭望見火車站廣告燈箱上寫著這句話,當下淚如泉湧。當時宋老師正經歷人生低潮,最疼愛她的公公離世,又逢家庭與工作上瓶頸,當讀到「心和平,世界就和平。」那句話,老師驚覺:「原來這一陣子的挫折,都是因為我跟別人的關係不和平。」就此,宋老師將它改為「心和平,關係就和平。」當作隨時提醒自身的座右銘。此刻,對於情緒的轉化,不再向外攀,而是往內求。

「願消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了、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每當宋老師覺察到心不安寧,就會想起妙用法師的教導,唱起這首回向偈,以求心境安寧。隨後再接觸到「九分禪」,學習透過一呼一吸間的律動覺知,讓每一晚的睡眠安穩許多,也讓自己找回定下來的一顆心。宋老師說:「以前的深呼吸,根本是在嘆氣,真正的呼吸應該讓身體充氧,才能帶來清明的思緒,才能對抗當下的不寧靜。」透過寧靜禪修的體驗,宋老師開始享受每一次的呼吸,接下來她要奉獻出自己的心得,在校園裡培養「不疾不徐」、「不慍不火」的寧靜天使。

因為受到法師們的讚許,而被封為靈鷲山「榮譽當家」的宋老師,自2010年退休後,與靈鷲山展開更密切的互動。最強的連結是受到寶髻法師的邀請,與一群稱作「禪寶寶」的志工朋友們,開始投入兒童禪修教材的編寫。當時禪寶寶的成員裡,包含了藝術家、設計師、退休老師、社會工作者、大學生、研究生等十一位夥伴,年齡層在20至60歲之間,他們來自各個領域,卻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自己喜歡禪修,也認為禪修才能真正幫助兒童安下心來。」禪寶寶們經過一整年的反覆編修,名為「心寧靜情緒管理教學策略」的兒童禪修教材終於出爐,也在2011年的暑假,舉開了第一期「心寧靜教師團」種子教師的培訓,校園的寧靜運動,真的啟動了!

經過這兩年的努力,「心寧靜情緒管理教學」教師研習營已經發展到第五期,寧靜種子已經透過140位種子教師散播到全台500間國中小學校園裡,在台灣的基礎教育環境中,開始了寧靜的紮根工程,為台灣注入了寧靜的安定力量。「我很感恩每一位禪寶寶跟後續研習的學員,很感謝大家的相挺。」回顧每一期的活動,從一開始的課務場佈皆由法師親力親為,到現在調整了法師與志工的任務比例,讓「法住法位、護法住護法位」理念落實,宋老師說這調整的過程中,黃月花與林靜慧兩位師姐的發心護持,起了關鍵性的作用。

黃月花師姐本身也是禪寶寶,宋老師笑稱在「移民」宜蘭之前,就和黃師姐在台北市力行國小是同事,兩人多次一同編寫教材,培養了相當好的默契。後來在靈鷲山的教師團裡不期而遇,滿心歡喜之餘,宋老師鼓勵黃師姐承擔教師團執行秘書一職,兩人相輔相成,期待讓寧靜在更多孩子心中發芽。

另一位關鍵人物是第一期學員林靜慧師姐,林師姐在研習課程結束後十分歡喜,發心以家長的身分持續推廣。宋老師稱讚林師姐的表達能力極佳,最後林師姐也成為教師團的活動總召,發願為心寧靜出力。兩年來,許許多多師兄姐護持著心寧靜運動,宋老師感動地說:「目前我們在北中南各有種子推手,像周萬菊師姐、陳正光師兄、林國賓師兄、鄭惟馨師姐、謝芳儒師姐、韓輔憲師兄等都很發心,我個人因為還有其他團體要照顧,無法全心投入在這個運動上,反而是他們全心奉獻,讓我很感動。」

宋老師向來強調「境教」的重要,認為教與學都需要靜心,因為「老師心寧靜了,學生的心也就寧靜了。」尤其現在教學環境複雜,許多老師漸感力不從心,「心寧靜運動」正可以幫助老師做自己情緒的主人,如此才能透過「有效提問」與學生和平對話,發展出和諧的師生關係。採訪當天,宋老師從宜蘭匆匆趕來台北,因為剛結束在宜蘭羅東國中的推廣,進行短短的十分鐘宣講,宋老師幽默地向全校老師說:「請您給我十分鐘,我保證讓您教學更輕鬆!」接下來宋老師仍有許多跑不完的宣講邀約,但不管是融合教育的特教宣導或是班級經營的意識會談,宋老師都會技巧地置入行銷心寧靜運動,讓寧靜成為一股風潮。「心寧靜,是一個運動,而不是在辦一個活動,不能讓它曇花一現。」宋老師認為:「既然是運動,就需要長期陪伴。不是點一把火,讓它燒光就沒了,而是要隨時去添加油,讓它長長久久。」可以想見宋老師未來的忙碌行腳啊!

「雖然我還沒皈依,還不是師父的弟子,但我真心想要跟隨心道法師的願力推廣心寧靜運動。」宋老師才剛結束禪七的體驗,直說打禪七很是痛苦,七天六夜裡,每天晚上的拜懺總是泣不成聲,尤其唱到「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這句,就讓宋老師回想起過往種種,念頭從怨怪別人轉為深刻自省,積累到最後一夜,宋老師的心境無比清明,終於回到最單純的本心。

禪七課程的第四天早上,心道法師前來關懷學員,見宋老師也在,問道:「怎麼樣啊?躁動兒!」老師心有所感,兩行清淚就流下了,回到座位上,才發現師父的眼光始終不離,離開前,師父拍了拍宋老師的手,囑咐:「放下!放下!」彷彿看得到宋老師心中的糾結,沒想到那一拍,真的讓宋老師放下了。

Hits: 0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