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療癒系來的時候

撰文.楊宏國

尋常易逝的生命裡,有些事物的效應,常被低估、忽視,等到某個生命停下的點上,驀然回首,才能感受事情的效果和價值。每個人心內的這張表都不一 樣,譬如,有位女諮商員跟我說,她每天要花一兩個小時,洗一個「復原身心」的熱水澡,對我,卻永遠像戰鬥澡,那確實是我低估的。

曾有位女心理學家低估表上的第一項,說她低估了「除草」,「這個夏天,第一次,我真的在花園除草,我一點也不擅長,但除草和清潔這小塊土地,帶給我一種放鬆、療癒系般的樂趣,當我除草時,心靈更加的清晰凝注。」

重點,其實就在「療癒」這兩個字,往往不必花大錢買什麼產品,就能在某種專注的活動內獲取。也許家裡並無花園、菜圃和草地,但能夠清掃心中的小花園,往往就有意想不到的療癒舒暢。

然而,既然是被我們低估的事物,怎麼保證我們不會繼續低估它們的效果呢?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首先,我們確實會低估一些不服老的冒險活動,只要不會造成健康問題,像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騎摩托車環島,或是中年爸爸帶孩去去露營,都算在內。心理學家宋文里剛滿六十歲時,眼看退休日子可期,那年暑假去考重機車駕照,準備一退休就騎重機旅行,他興高采烈說起他是考駕照人中最老的一個,重機車就是他過去低估的療癒系。

和我差不多年紀的慧玲,這個暑假原計畫搬家,卻遇到大颱風延期。她本已買來箱子準備打包,整理過去歲月累積一屋子的東西,卻意外發現「準備搬家」對她有「滌心」效果。「我已不記得我竟然擁有這麼多回憶,留下這麼多東西,我為這些記憶的事物打理,分類,決定什麼要帶走,什麼要丟掉,就像是從過去把事物倒進未來。」暑假過去了,聽說她還沒有搬家。

「這個暑假,第一次,我和兒子去看以前覺得無聊的好萊塢商業大片,片名就不必提了,反正就是一堆超人打一堆壞蛋。」她說,「以前,我可只看高水準的藝術片、文藝片,但那次在電影院裡,好人和壞人打成一團,那天好熱,氣溫飆到三十七度,戲院裡吹冷氣很舒服,劇情?誰關心劇情?」

「這個夏天,第一次,我做了什麼什麼。」哎呀,夏天都過去了,才覺得這真是個不錯的練習題。那以前低估的,現在隨著心境的改變而浮現;以前灰暗的,現在開始發亮,才發覺我們竟然錯過了這麼多的樂趣。不要緊,也不用等到下一個夏天,練習,可以從這個秋天或這個冬天展開。

點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