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一行禪師圓寂 Peace is the way

撰文.楊宏國

在全世界推廣正念和五戒,舉世聞名一行禪師,日前在故鄉越南圓寂,走完他精彩的住世人間。一行禪師除了是將佛法的正念修習推廣至歐美的先驅者,也是反戰的和平主義者,曾到台灣弘法。就如一行禪師的某本書名所揭示的:「活在正念的愛裡:從慈悲喜捨的練習中,學會愛自己也愛他人。」一行禪師正是開悟和正念的一股愛的能量。

法新社報導,一行禪師俗名阮春寶,1926年10月11日生於越南順化市,「一行」是其出家後的法號。據其晚年所述,他在大約7歲時看到一本佛教雜誌封面的佛陀坐像,萌生「想要和佛陀一樣平靜」的出家念頭,到16歲在慈孝寺接受剃度,1950年代初投身越南佛教復興運動。

1960年代越戰期間,禪師在越南率領僧眾參與反越戰的和平示威;他並奔走歐美遊說協助越南停戰,最知名的是說服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公開反對美國介入越戰。

一行禪師此後被越南拒絕入境,只能流亡海外,此後近40年長居法國,建立「梅村」禪修道場。禪師著作超過百本,在各地開辦禪修中心宣揚自創「入世佛教」概念與「正念」修習,弟子包括美國矽谷科技新貴與好萊塢名流,國際名聲僅次於達賴喇嘛。一行禪師曾於1967年和2010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一行禪師2014年中風,右身癱瘓及不能說話;2018年,越南當局終於允許一行禪師回到故鄉歸原寺靜待圓寂,但受到便衣員警在門外日夜密切監視。

自從禪師返回越南後,數百人來到寺廟與禪師一同在蓊鬱的花園了解佛法真諦。大多數信徒追隨他的入世佛法而不是聚焦他的政治理念。

高僧圓寂,我們除了懷念一行禪師,也重回到當宗博,那是一場非書法家的書法聯展,也是一場別有「弦外之音」的禪師對機。來自動亂的越南,卻於歐美備受尊崇的一行禪師;與曾孤身於巖洞墳塜苦行,後來開創世界宗教博物館,世界行腳的心道法師,在世界宗教博物館共同舉辦「不是看我」禪書法聯展。那次一行禪師特地為世界宗教博物館開館十周年慶寫了一系列「聆聽:Deep Listening」法語,並且邀約心道法師聯展,心道法師也以「一心」獻出書法首展,二位禪師共同祝福台灣民眾,洞見禪機,別樹一幟。

這次兩位大修行者的聯展,緣起於世界宗教博物館開館十周年慶,卻讓觀眾驚喜發現,他們平時相距千萬里,居然在幾筆字句中,有如此妙不可言的相映之處。例如,心道法師寫「道/心的通路」,一行禪師也有「Peace is the way」;而心道法師寫下「自在/放得下的天空」,一行禪師也寫了「Be free where you are」。最耐人尋味的,就是心道法師的「無意的聆聽/用用看」,及一行禪師的「Let us listen to each other」。兩位皆關心世間人類的心靈和諧,一樣地在筆墨間帶有淡淡的幽默,也都真誠無私地叮嚀著人們:「要發現真正的自我,面對自己真正的本心」。

展區中分別以一行禪師的修行地梅村竹林,及心道法師閉關禪修的法華洞景,呈現兩位大師各有法脈傳承,各有禪法修行的意境。一行禪師用毛筆書寫中英文經句,超脫東方書法的框限,筆畫之間仍是濃濃的東方禪味;心道法師則常常一邊書寫一邊與弟子對話,「敲」出與每位弟子相映的法藥。其實這些珠璣字句,不只是對著佛弟子說,也是對一般人說,就像充滿智慧的長者在說話,不囉唆,且留了餘地和思考空間。心浮氣躁的人,看著這些作品,會感到平靜;而心平氣和的人,看了則連連發出會心的微笑。

點閱: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