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政達 圖.陳佳蕙

永和的世界宗教博物館轉眼已進入二十年了,二十年台灣經歷多次的苦難,在生死交集間成長,我卻記得第一次來到宗博,進到冥想區的那段短暫時刻。

進到深層冥想,可以超越時間,甚至遺忘空間的存在。那年我是個旅人,來到宗博館作短暫的停留,燈光轉暗的冥想室沒有博物館展飾的豐富,甚而有些寂寞的,在角落等著我。坐在木頭建造的平台上,冷氣徐徐吹送,看著牆上世界名人的宗教見證,臉孔紛紛流轉而過,心流極為流暢,湧出的每個善念,好像一杯甜蜜的汁液慢慢地倒出來,你想在這裡讓心空掉,坐忘,或者莊子所說的「心齋」。

莊子透過孔子給「心齋」的定義:「若一志,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聽止於耳,心止於符。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 在永和熱鬧的百貨公司樓上,宗博館的深處,不用聽而聽到,聽到而漸漸地聽不到,我感謝莊子,在那一刻似乎觸到佛家的本來面目、如來胎藏,菩提心。

那時間究竟短暫,卻記得宗博感受到的正念和寧靜。感謝當年堅持要完成這座宗教博物館的人,留下這塊秘密基地給我。

參觀展覽,在經典上讀到脈輪、拙火,每次念著「嗡」開頭的咒語,觀想頭輪上通天庭。觀想曼陀羅圖案,顏色景象次第變換,《星艦迷航記》長耳朵的瓦肯人每天睡前都會冥想大約一小時,以排除雜念,從而輔助掌控情感。

關於正念冥想、安般念以及相關的技術,都在為了引發洞察力而培養注意力。

美國神經生理學家詹姆斯·奧斯汀的書《禪與腦》 ,在我年輕時引發閱讀熱潮,那時人們嚮往操練冥想禪會「重組大腦中的電路」。這麼多年過去,大概漸漸放棄了這個偉大的企圖了,但在宗博的冥想室,腦的空白開啟了通往潛意識的深層情愫。

只是一剎那間,彷彿幻覺般,我想起中國詩人穆旦死前,做《冥想》詩有一段:「而如今突然面對墳墓,我冷眼向過去稍稍四顧,只見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過完成了普通生活。」

也是穆旦的詩:「我傲然生活了幾十年,仿佛曾做著萬物的導演,實則在它們長久的秩序下,我只當一會小小的演員。」

我們只不過在世界恆久的戲棚上,當一會小小的演員吧。但我想再次回到那間冥想室,任幻想停頓,任覺察啟動,或者只是偷得半日閒,小小的休息著。

Hits: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