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許多人相信「母權」曾經存在過,人類學和考古學一直挖到證據,中國有女媧,台灣原住民也有女神創世說,靈鷲山的觀音,台灣人信奉的媽祖,也都是母神。

日本神話裡,女神伊邪那美創造出天地萬物,卻因生火神而死,淪落黃泉國。她的丈夫伊邪那歧前往黃泉國救老婆,伊邪那美要他不可回頭,但伊邪那歧還是回頭看了一下,看見妻子死後腐爛醜陋的模樣,嚇得逃回人間,而且還成為第一位天皇的丈人。

讀這則神話,似乎給我們兩個啟示。其一,女性才是真正的創造者。其二,女人的青春短暫,當她失去美麗和容貌後,連帶的也失去了世界的權力,從此讓男人快樂掌權千萬年。

母權」到底可不可能存在?說不定,是比「父權」更適合人類的生活型態。

根據史學家郭沫若的說法,殷商時代前屬男女雜交,群居生活以母氏為中心,「知母不知父」。那時男人的名字都是隨便取取的,商代的皇帝許多叫做「祖乙」、「祖丁」、「祖甲」、「祖辛」,因為這些男人全都沒有名字,是後代寫歷史的人編上去的。

現代女性該關心的「母權」,並非只是「母系」,現在由女老闆當家作主的企業到處可見,母親撐起一家生計的也不在少數。上次,希拉蕊差點當上首位美國女總統,我就一直在想,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換由女性來當,不知會做出什麼改變?例如,每個月訂一天為「紅潮日」,明定女性當天都可放假。當然,這只是我這個男人長期受父權薰陶的本能思緒,─提到女人,就立刻聯想到她們的「自然本質」(nature)。

有位女同事跟我說,她才不要請什麼生理假,讓其他男同事想像那天她在家裡做什麼。我跟她說,對啊,在父權文化裡,對女性的「自然本質」如月經、懷孕、潮紅、乳房、哺乳,這些男人沒有的東西充滿嘲弄和輕視。如果一個女人很能幹,就說她醜;如果選擇不婚,就懷疑她是不是蕾絲邊。

但是,神話是無處不在的。當一個女人為自己變老變醜而難過,覺得男人只要回過頭看她一眼,不是變成石柱就是得快逃。當明明是女人創造的東西,卻無法享有,還把神的地位拱手讓給男人,這時,我們就會目睹伊邪那美的復活。

點閱: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