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感恩我們曾在人生路上相遇

撰文.紫式部 插畫.阿怪蜥

疫情最嚴峻的期間,曾為靈鷲山樹林中心執事法師的會常法師捨報,緬懷會常法師生前的善利眾生和在日常間親切度人的恩範,特別刊載了當年樹林服務分隊分隊長暨歡喜小菩薩班班主任黃玉碧師姐的學佛故事,感念會常法師在人間所留下的風範。

懷念法師的離去,憶起的是些點點滴滴的小事,但最後終能織成一幅人間慈心與佛性的大圖。總是在點醒我們,覺悟是日常裡的時時用心,像是會常法師會堆滿笑意地要你誦念《普門品》,一開始你並不知道用意,卻願意照做, 等到多年後才恍然大悟法師的用心。

在職場和事業上,願意想起會常法師簡單說的一句話,得到殊勝的利益。願意記得在山上財神寶殿偶遇會常法師,一樣的笑意滿懷,跟你說:「這裡很好啊。」只要心能清淨,常得功德, 也能種下一切種智。

20年來,樹林中心已深植於在地人的心裡,例如每年吸引大量民眾參加的元宵燈會嘉年華。擔任樹林中心 20 多年的執事法師的會常法師, 就是這樣一股穩定的力量。

黃玉師姐口述的學佛故事

認識靈鷲山前,完全沒學過佛,只是過年過節時會去大廟拜拜而已。2000  年樹林中心新春團拜,一聽說心道師父要來,全中心的護法居士都歡欣不已,都想以最虔敬之禮來迎接心道師父,大家忙進忙出、布置張羅;執行長林月霞師姐透過當時我在樹林農會家政班的同事鄧梨香師姐,也邀請我到道場幫忙插花,供佛結緣。

記得那天接到電話時是下午 4 點多,還一臉狐疑,在電話裡問了月霞師姐一堆「外行話」:

「歹勢喔,不知道您們的佛大尊?還是小尊?佛祖的名號是什麼?」但是,不知為什麼,講來講去,我還是答應接下這個意外的任務。

我先到花店去,選了一大堆最貴最美的花, 然後才想到我的腳踏車根本載不動這麼多花材去道場。這時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我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找了另一位朋友開車來幫忙接送,兩人就這樣第一次一起到樹林中心去幫忙插花。

當我們兩人花了好長時間,終於快插好時, 我心裡直犯嘀咕:「怎麼都沒人來問我花錢多少?」因為過年期間花價特別貴,5 千多元,不算是小數目。直到我們都完工了,我只好對一起插花的朋友說:「花的費用,乾脆我們一人出一半好嗎?」朋友居然不假思索就答應了。我那時真的什麼都不懂,不知道什麼叫「供養」、「奉獻」。月霞師姐終於出現了,笑咪咪讚嘆我們插的花好美,我還很「直接」地對她說:「這次我們兩個一人出一半,下不為例喔。」

過了一個禮拜,鄧梨香師姐聽說我講了那句「下不為例」,責怪我口太快,還擔心我會造口業。我內心仍不服氣,還跟她理論好久。但也因這樣的因緣,我結識了樹林中心的會常法師。法師見到我,笑笑說:「我們還要再作小齋天, 可以再幫我們插花嗎?」我回答:「如果有人可以載我到花市,用比較便宜的價錢買花,那就沒問題。」不久,會常法師又表示,想在中心開插花課,請我去教插花。我說,我不收學費, 但學生要自己出花材。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答應下來,我和靈鷲山展開了一段不解之緣,至今 10 年,一路走來不曾間斷,很多事從不明究理到萬事通,也開始會說一些「佛言佛語」了。

以前,我曾在衛生所當過義工,但沒有學到服務社會的整體概念;我進入靈鷲山的修行系統後,一步一步學習,從發心、皈依、護持、勸募,到現在成為正式委員、願力委員……,才知道學佛和社會服務,都是有進程步驟的,只是學佛更深入體驗到生命的核心真理。

2003 年,SARS 期間,中心本來要為小菩薩開 英文課, 教材也都買好了,結果才上過一堂就因SARS 停課了。隔了幾個月才又再開課,負 責班務的師姐卻產生障礙,不願再來服務。會常法師很關心她,可惜這位師姐一直沒有回轉過來。

後來,會常法師轉而想到找我來代班。

有一天,會常法師打電話給我,要我某日到永和辦公室 21 樓開會,時間是晚上 7 點。我這個人本來是個「宅女」,從不在晚上出門, 何況是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先是推辭,但他說:「一定要你!」周折一番,還推卻不掉, 只好硬著頭皮,當天下午早早煮好晚餐,5 點就出門,深怕找不到路。結果,從樹林到永和, 坐火車再換捷運才花 3、40 分鐘。我在永和太平洋百貨內亂逛,快 7 點了才上 21 樓。電梯一開, 看見阿善師姐,內心的緊張消除了一大半。

我就是這樣展開邁出家門的一大步,可能踏進靈鷲山才一小步,接下了樹林歡喜小菩薩班的班主任之職。在這個班上,有單親及低收入家庭一到四年級的小朋友,每週五下午會來上及接受愛心媽媽的課輔與書法課,也有輔仁的大哥哥大姐姐來帶他們團康,讓小朋友們每週享有一個充實愉快的下午。

我在靈鷲山這個大家庭裡,學書法、讀師父的法語,感覺受用無窮。10 年來,我總是心虛著會常法師一直拖著我,如拖著一頭牛,護著我的道心,讓我不退轉。我正好屬牛,想到法師這樣一直硬拖硬拉我這頭牛,不離不棄,才讓我走到今天的開朗境地,真是非常感謝他。

靈鷲山佛教教團是個有慈悲、有理念的實修教團,心道師父似乎很早就帶領我們走出傳統佛教單一封閉的格局,讓佛教朝著社會與世界的視野付出。我加入這個修行團體之後,見識到這裡的純樸實修與開放包容的特性兼容並蓄著,還有尊重、包容、博愛的跨宗教精神, 讓我的心胸也跟著變大了。心道師父智慧深遠, 看事很透,有宏大的世界願景,他的開示,讓我改變很多。我覺得人活著真的要來學佛,這樣眼界才能放寬、心才能放下,生活才會踏實。

我還是要多多感謝一下會常法師。我本來是個不會講話的人,以前常常講錯話,後來乾脆少講話,也因不愛講話,後來變成不會表達。會常法師常常鼓勵我,給我機會,讓我不得不多講話、不得不面對眾人講話、不得不學會如何和人溝通。他又是個要求完美的人,品味獨到, 連我們的髮型、服裝都會指導,這 10 年來,真虧有他不捨不棄帶領著我成長。

感恩黃師姐的回憶,實在,能在人生路上與會常法師相遇,一股溫潤心胸的暖流。

莫忘初心

民國 70 年初,心道師父塚間修的事跡在臺灣造成一股轟動,當時會常法師仍是在家眾,家裡的一位長輩──映珠師姐很喜歡找他分享師父的法。但那時候因緣不具足,有時候師姐找他買念珠,他還會推託自己工作忙。直到某次師姐介紹心道師父平時修持的〈大悲咒〉給他,唸起來竟然拼命結巴,這件事讓他很震撼,平時還對自己的注音符號很有自信呢!不服輸的他開始挑戰〈大悲咒〉,這也才讓他真正接觸佛法。

第二次與佛經結緣,才終於皈依成為佛弟子。那一年,他接觸到黃智海居士加註的《心經》,細讀才驚覺佛經實在太有智慧了,因而決定上山皈依師父。皈依後,因為每次上山當義工與聆聽師父的法音,都充滿歡喜心,再加上真正接觸後,欽佩心道師父的大悲心和實修,更被師父成立宗教博物館的大願所感動,這些都讓他察覺奉獻給佛法與大眾是最理想的路。至此, 會常法師出家了。

當初心道師父要他們從做中學,體踐生活即修行的精神,因此指派他到樹林中心擔任執事,一晃眼已是多少個年頭了。會常法師說,樹林中心與地區有很強的結合,如提供弱勢家庭的學生獎學金、參與社區活動等,「其他團體一有活動一定會想到我們,例如每年參與扶輪社的園遊會,為清寒家庭營養午餐募款,這都是介紹教團文化給大家認識的好機會。」

訪問期間,我們不斷的被告假的師兄師姐打斷,一句「會常法師,我先走了喔。」這時會常法師會立刻起身與他們道別;而聊天過程中,法師多次起身走到資料室裡,一面翻照片, 一面講述照片的故事,舉手投足間流露出法師的熱情。言語間,會常法師不時關心周遭忙碌的師兄姐,不停地問有沒有需要幫忙,頓時心裡覺得,中心裡的人彼此就像是一家人一樣, 法師的熱心感染了每一個人!

雖然法會期間會常法師一刻不得閒,但一坐下來受訪,看起來卻輕安自在。在談到辦這些大型活動會遇到什麼困難,法師只謙虛的說, 只是因為活動都辦了很多次了,所以比較熟練了。會常法師還分享,有時候覺得自己身體不行,想休息了,但心道師父總是回一句「傳承」, 立刻又讓他升起了行菩薩道的心。最後會常法師勉勵道:「修行就是要努力,不要一遇到困難就停下腳步,一定要保持不退轉的初心。」

出處: 有緣人月刊295期

點閱: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