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圖.貧民百萬富翁

由於《貧民百萬富翁》叫座的關係,台灣也開始有印度電影上映。我看了一部《如果愛在寶來塢》,原名《嗡香堤嗡》(Om Shanti Om),是個藉輪迴復仇的故事。

台灣觀眾應該覺得情節耳熟能詳:跑龍套的男演員迷戀大牌女星香堤琵雅,最後,在女星未婚夫放火燒她的片廠雙雙罹難。三十年後,主角投胎轉世為大明星,忽然憶起前世往事,找回前世的媽媽和朋友,設計為女明星復仇。

除了大量的歌舞,電影中的輪迴因果,對印度觀眾,應該一點也不陌生,印度的輪迴事蹟,至今仍居世界之首。去年底印度報紙《亞洲年代》報導,在首都新德里附近的卡斯甘吉省,十六歲少年阿杰(Ajay)歷經在同一家庭的五次轉世輪迴,其中還有三世是蒼蠅、蜜蜂和蛇,但都被這家人打死。

著名的轉世如達賴喇嘛、仁波切,要指認出轉世靈童,有嚴謹的驗證程序,像得認出前世高僧用過的法器。凡人的輪迴轉世,則常是講出外人幾不可知的細節或家庭秘密,而不得不認人信服真有其事存在。阿杰提到他第一世轉世到這個家庭是一九八四年(剛好是喬治歐尼爾小說的那一年?)成為蘭姆貝蒂的兒子。六歲時,遭不孕的鄰居婦女忌恨,在白糖塊甜點中下毒,毒死了男孩。

獲悉前世曾有此遭遇,依據《嗡香堤嗡》的邏輯,這世的「我」應設法報復。但那則報導,卻沒有提到狠心婦人是否有此果報。我讀此報導卻有另一層體會,應善待家裡的昆蟲、爬蟲類和寵物,說不定是親人的輪迴轉世。我的想法,必然會受寵物主人、保護動物協會和耆那教徒的歡迎。

神話學大師約瑟‧坎貝講過一個故事,印度孟買是個聚集眾多耆那教徒的城市,五、六十年代,還有青少年扛著鑽滿跳蚤的床墊,沿街叫喊:「有人要奉獻嗎?」只要一點點披索,信徒就可得到往床墊躺上一躺,讓肉身奉身給虱蚤蟲蚊的福報。耆那教的情操是將萬物視為同生共修,這世生為人身,難保前一世或下一世,不會輪迴為跳蚤?

報導說,十六歲的阿杰車禍喪命,他的家人都在等待,下一世,他將以何面貌轉世到這家來?我有點想知道,從此,他們會再打死前進家裡的蛇,或嗡嗡飛過的蒼蠅?

所以,再怎麼說,要不要相信輪迴,或抱著懷疑論,最好是懂得善待異類(即非人類的萬物),在眾多輪迴的故事中,牠們可都擁有某種意識載體,就當作唯識宗的阿賴耶識吧。我們生而為非人的輪迴記憶,會不會在此世留下絲微痕跡或某種生物習慣?馮夢龍寫《醒世恒言》裡,昏睡二十多天變成魚的薛偉,最後被部屬烹煮為紅燒魚,他驚魂甫定,摸著隱隱感覺疼痛的頸部站在江邊,望向滔滔江潮,「茫茫宇宙事端新,人既為魚魚復人。」

有位網友在回復我的一篇文章時說:「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在輪迴和因果觀裡,沒有什麼是新的東西,輪迴的起頭又是如何的呢?我們設想人才會是第一世輪迴,但應該有很高的機率,第一世,我們只是隻魚,或蒼蠅?這一世,如果你只是隻貓,會記得前世做人的記憶嗎?喵,喵,你這樣回答我。

恐怕,這才是所有宗教最費盡思量的問題,悄悄試探,說不定就會出現一神教基本教義派的第一義,或者達爾文,或者康德的物自生,或者頭尾相銜如圓般的因果相剋,這是印度婆羅門的吠陀。或者一個憤怒的神般的力量鋪蓋而來:誰膽敢問這個問題?這是神附上父權的開端。

我其實願意相信印度的阿杰,我也期待魂兮歸來,這次理應得到好一點的命運了吧。

點閱: 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