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用心 天才成功的秘密

撰文.呂松庭

心道法師 說: 很多的煩惱都是剎那剎那彈指之間稍縱即逝;而我們心的成就本是大圓滿,大圓滿就是彈指間即成就,什麼都是現成的,那就是心的本來面目。

心道法師告訴我們,要用心接心。

1. 「用心」是我們常用的一個詞,當你功課退步,或是作業沒有寫好時,老師可能會說:「用心一點。」但是,你覺得怎樣才算是「用心」呢?難道,你可以用「心臟」而不是用「腦袋」、「眼睛」、「手」來寫功課嗎?

重要的是「用」這個字吧,指的是「置干於架,有事則用之」,干是古時候的一種武器,所以有「化干戈於玉帛」這個詞。把「用」這個字裡面的「干」放在架子上,有需要的時候就可以拿到,非常方便。當你拿起長干要怎麼「用」,當然是要「行使」一番,所以「用」就有「行使」的意思。

你瞭解「用」的意思了吧,但是,當你自己做練習時,你已明白什麼才叫做「用心」嗎?

2. 練習彈鋼琴、跳芭雷舞、寫書法等等,老師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恐怕是「用心學」,「用心學」和「心不在焉」剛好是相反的意思,然而,我們時常疑惑:什麼樣才稱得上「用心學」?

哈佛大學心理系教授愛倫‧嵐格曾經寫過一本書,書名就叫《用心》(Mindfulness),後來,她為「用心學習」下了定義,「用心學習」就是擁有向所有經驗開放的心胸,動用所有的意志、認知、注意力和感官全部投入。最後「用心學習」的人也一定會出現內省的察覺。

另有許多心理學家,用其他字眼形容這個學習的最高境界,如馬斯洛提出的「高峰經驗」,卡爾‧羅傑士說最理想的學習是「充分發揮功能」(full functioning);心理學家傑克森米哈宜的「心流說」也主張,創造力高的人常處於心是在流動、流暢的狀態,了無障礙,你的身和心都加入了流動。

談起「流動感」,我會想起「天鵝湖」的小天鵝之舞,潔白的紗裙和姿勢從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裡輕盈流動。在日本電影《芭蕾少女》中,藉著少女宮本昂生命與學舞歷程的流動,我體會出芭蕾的美感。

電影裡,宮本昂因為要在酒店跳舞打工賺學費,回來練芭蕾時,老師總嫌她動作太粗,與其他舞者配合不來,最後,她的進步,卻在努力體會察覺節奏和呼吸後,出現心理學家所說的,神秘的「高峰經驗」和「心流」。

早年,宮本昂的媽媽和弟弟都死於遺傳疾病,病症之一就是會失去記憶。小時候,宮本昂親眼目睹弟弟和馬的發病和死去,所以,她一直擔心,自己會不會也得了這種病,會突然也失去了記憶,在最重要的一場演出時,腦中一片空白死在舞台上。宮本昂說,她就是在強烈的恐懼下跳完小天鵝之舞。

但是,無論「突然感覺失去控制」、「覺得快死了」其實就是表演者忘情投入,臻於高峰的一種可能的感覺。即使像瑪莎葛蘭姆、喬治巴蘭欽、紐瑞耶夫這種世紀舞者,達到如此頂峰的表演一生也僅有幾次而已。那個片刻裡,失去控制、失去時間感,沒有自我感,甚至也不會去留意觀眾的反應,她徹底融入音樂和舞蹈。

當宮本昂講出內心恐懼時,年輕時也學過舞的老闆娘五十鈴告訴她:「如果能維持這種要生要死的感覺三到五分鐘,就是最傑出的舞者了。」因為,如果僅擁有非常準確、熟練的技術,一味執著於正確,那還是不夠的。最傑出的表演者,正是能全心全意忘情投入,連生死都暫時拋開,才能達到最頂尖的境界。如果宮本昂只有技巧,以為跳舞是和同伴動作一致就夠了,她就什麼也不是了。

唉呀,剛開始時,學習正確技術還是很重要的,宮本昂也歷經過這個階段。但是,愛倫‧嵐格告訴我們,當你全心全意投入,將會擁有向更多經驗開放的心胸,最傑出的境界並不只在技術裡。德國鋼琴家瓦特‧吉賽金常要求學生離開鋼琴去學好音樂,這就像《芭蕾少女》裡,宮本昂對芭蕾節奏的體會是在街上學到的。這種感覺,需要你往後更用心細細的體會揣摩。

3 練習

想對「創造力」與「用心」有更一層瞭解的爸爸媽媽,推薦你們讀讀傑克森米哈宜寫的《創造力》,他訪問了一千多名在各方面有傑出成就的天才,包括許多諾貝爾獎得主,發現「用心」對創造力具有非常關鍵的效應。用心,不一定讓你成為天才,但凡是天才,一定都是用心的。

讀過這本書,記得與你的孩子分享,讓他自行體驗天才的成功經驗。

點閱: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