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李玲莉 霸氣老闆,勇猛修行路

撰文.劉湘吟

世界宗教博物館 20 年前開始籌建時,李玲莉師姐就與心道師父結緣了;當時她與後來成婚的何先生正在創業初期,「輔導我們公司上市的蔡師兄,向我們介紹一位『很特別的師父』,正在推動世界宗教博物館的志業,我聽了覺得耳目一新,很少聽說宗教會走多元化的路! 我們也支持。」

第一次上山,玲莉師姐對山海美景印象深刻,但更讓她震撼的是心道師父的願力︰「那時山上不是現在的樣子,只是一個小小的、很簡樸的道場,我很訝異!」這讓原以為要推動世界宗教博物館這麼大的計畫,應該是財力雄厚的單位的玲莉師姐,當下在心裡發了一個願︰「有一天我要當靈鷲山的榮董。」

重牽 20 年前的緣

2001 年由於電子產業的西移大勢,玲莉師姐與何先生也將事業重心遷到香港。雖然每個月都會返臺看望家人,但總是匆匆來去,與山上的連結也就淡了。2、3 年前玲莉師姐帶著女兒再上無生道場看看,睽違十幾年,「哇!山上大變樣了。」

2019 年,有段時間玲莉師姐覺得壓力特別大,「很不舒服,講不出來的……」她看書、學 meditation(靜坐)。有一天靜坐時,她心裡浮現心道師父的影像,「但師父的相貌和我記憶中不一樣。」畢竟近 20 年沒見了,玲莉師姐上網一查,「原來師父現在是長這樣!」這冥冥中的訊息,讓她重新開始關注靈鷲山的一切, 網上看影片、聽經聽開示,參加活動、法會等。

玲莉師姐從小有過目不忘的聰穎天資,加上好學上進,短短時間內,她看遍網上所有能看到的靈鷲山影片,積極提問、分享交流,並買書研讀,加上學習「平安禪」,「這一年我改變很多。」

身為公司老闆,原本玲莉師姐的脾氣非常急,很暴躁,「員工都很怕我。」當然以前都不自覺,現在她能客觀地評價自己,也不再把所有心力都放在工作和女兒身上,而是轉移到佛法的學習上。這一年她卯足勁學習,「愈學愈有興趣,愈學愈歡喜。」

同時玲莉師姐也圓滿了多年前默默許下, 當榮董的願。榮董授證儀式那天,她特地帶著87  歲的媽媽從南部北上,讓媽媽上台領證書,「那天我很感動……媽媽腳不太方便,師父好慈悲,他對媽媽特別關懷、耐心,授證授了好久……我眼淚一直掉。」加上親身感受到跟隨師父的師兄師姐們所散發的願力磁場,讓她更加堅定「跟著師父行菩薩道」的決心。

2019 年爆發的「反送中」和 2020 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生活在香港所感受到的衝擊是最深的,加上希望即將升國中的女兒能多接受些中文教育,去年 7 月,玲莉師姐一家人返臺定居。

禪修是根本

好學的玲莉師姐當然也不會錯過心道師父相當重視的禪修。雖然說起來是禪修的新鮮人, 但勇猛精進的程度令人佩服︰ 2019 年 10 月參加在臺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舉辦的三日禪,去年原本也報名了上山打禪,但因疫情實體禪修取消, 改為線上共修,於是從去年初的大悲閉關開始, 每日禪修、每週二、五禪修、線上一日禪修…… 她都報名。

認真的玲莉師姐每每在 Line 的禪修群組裡主動分享心得感受,也提出許多問題,法師們也認真給予回應,讓她十分感謝、讚歎。

學習「平安禪」的初期,玲莉師姐覺得有點不得要領,「『止』、『觀』不容易。有太多妄念生起,我著相又很嚴重。」譬如「在平安禪第三步驟(覺知出入息)時,我常常就進入了另外一個類似宇宙的空曠空間,很安靜,很舒 服……這是我的內在嗎?或是與什麼的連結?」法師告訴她,不要著相,要回來,「師父也說, 那個不是你。什麼是『空』?師父說,空不是無, 還是有東西的……這部分我還未參透。」

開始幾乎每日的禪修後,玲莉師姐改變很多,原本是主觀、覇氣的老闆,「很奇怪,想法就和以前不一樣了,一切事情不再是『我覺得』。」

難忘之前在劍潭首次參加的實體三日禪,「很多人一起共修,那個能量真的很棒!」她說:「等疫情趨緩、山上實體禪修課程再度舉辦,我一定要報名參加。」

找到不輪迴的心

返臺定居後,玲莉師姐又發了一個願︰希望藉著對教團「四期教育」計畫的護持,更深入佛法的學習。「但要更深入佛法,必須更清楚自己的本來面目。要靠禪修找到我們那個東西, 才有辦法好好去推展志業。禪修是非常重要的根本。」

訪談當日,很難得玲莉師姐的同修何先生也在座。對於玲莉師姐積極投入學佛,他非常支持,「禪修讓她比較可以定下來。以前她停不下來,非常辛苦。就像現代 3C 產品,太快了,她也是。這樣也擠壓了自己成長的空間。」何先生笑說︰「這一年來,不知不覺地,我也被她帶進了禪的世界。」吃素、抄經、做瑜伽,驀然發覺︰從小聽奶奶、媽媽誦的,就是《心經》。原來, 許多因緣早已種下。

問何先生,做什麼事都非常「投入」的玲莉師姐,如今在學佛、修行的路上勇猛精進,會不會擔心她像以前那樣「停不下來,轉太快」?

「不會啊!」何先生說︰「修行、學佛,這裡面有它的道理要遵循,不是讓她自己自由發揮。所以我不擔心。這是很好的事情。」不再是「我要這樣」、「我要那樣」,玲莉師姐笑說︰「我要跟著師父。」

玲莉師姐說︰「我喜歡禪修。禪修之後很舒服,心是放鬆的、乾淨的,沒有負擔。」也長養慈悲心,「看到肉更不想吃。會想到動物受的苦。」此外,「這個娑婆世界太辛苦了。情執、生老病死、輪迴……」敏感、重情的個性,至今每次與母親告別時都會哭,有時甚至在返港的飛機上哭得停不下來。想到母親,想到早逝的父親,對親情的無法割捨……「太多連結了, 心裡有說不出的苦。」所以要禪修,「我想要找到那個不生不滅的心,出離輪迴。也希望以後能幫助跟我一樣受苦的人。」

來源:有緣人月刊290期

點閱: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