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郭宏東是著名的攝影師,近來他勤上靈鷲山拍照,其中一張正覺塔的局部照,是《有緣人》月刊的封面。特別注意到這張照片的光線對照和明暗的強烈對比,在陰影的襯托下,正玨塔的菩薩雕像顯得鮮明了。

這一期的封面專題是「數位靈鷲山」,這張照片顯現出《華嚴經》「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境界。

若說光線是一種宗教,我甘願是信徒。

時日已經不早,光線漸漸暗微,仍留戀在三峽祖師廟的柱子間,想多看一眼。漸漸的,光和日頭隱下西廂,眷戀著大殿的香火。

手機瞄準龍柱和石獅,尋找角度,蟠龍探出頭與你相望,原本是一塊石頭,沉浸在光線裡,石頭的心思早就決定日後要變成龍或者石獅,那是戲法,在三峽祖師廟,則是李梅樹此人的戲法。

李梅樹猶背著手走在將成形的廟殿裡,祖師爺在夜裡託夢,所有的神明看著此人,他的靈感一一浮顯。所有偉大的宗教藝術,都需要這段靈契的過程,就像造化之神吹了一口氣,從此石頭就變成了神。李梅樹聽見神明跟他說,「你必須等待光線,必須退後一步,才能看見事物的全貌。」

所有偉大的藝術,都是宗教,如米開朗基羅退後一步看著一塊大理石,「把石頭多餘的部分削掉,大衛就住在裡頭。」

更早以前,開天闢地,那個形象呼了一口氣,一起初,先要有光。他說。

我的友人張家禎來此等待光線,等待石獅張口笑,去年的疫情間,張家禎從加拿大返台,全世界正處在最緊張的時刻,但別急,讓發燒的地球等等吧,張家禎等著晨間的光線降臨,石獅在逆光之流泅泳,此岸和一時的迴流,神聖的氛圍將家禎置放在神壇上,「石獅現出牠的相,但此相仍然非相,此岸仍不是彼岸。」在最適合的時間和最適合的位置,前世就約定好的,張家禎在三峽祖師廟按下快門。

攝影師施富智在暮色裡來到石獅的面前,那天是我的生日,光線正在從西廂漸漸退下,施富智告訴我,他在等待最後一道光線,那一剎那完成的作品。他回過頭跟我說:「生日快樂。」我露出疑問,寫作者總需要長久的醞釀,但這是屬於攝影師的戲法,我也無從過問,安靜的聽著石獅的嘆息,石獅說:「這樣的世界,我也看多了。」

當年,詩人楊牧必定也靜靜等待光線,許多藝術家都做過同樣的事,楊牧的〈瓶中稿〉開頭即寫道:「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越過眼前的柏樹。潮水

此岸。但知每一片波浪都從花蓮開始——那時也曾驚問過遠方。」

但此刻是在三峽的日落,仍然朝向西方。我跟著施富智的導遊讚嘆祖師廟的工藝,許多細微處都需要攝影師的提醒,我感覺神聖總是與時間、與光線如此的相繫,東廂的太陽星君,西廂的太陰星君遙遙對望,猶如此岸到彼岸的距離,一片菩提葉的兩面。到頭來,人世其實是時間的戲法。

圖說  黃昏光線中三峽祖師廟的石獅  ( 施富智 提供)

圖說  封面:正覺塔(郭宏東提供)

點閱: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