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昨日當我們年輕時

撰文.呂松庭 圖.陳佳蕙

僻靜的百貨公司角落,設置幾台彈珠台。一百元換一堆彈珠,規則是讓彈珠排成行列,最少和最多排的都有點數,但多數落在九列和十列,沒有獎。

當年我也玩過彈珠台,場景是在夜市或小雜貨店。現代人都會被懷舊情懷吸引,往往坐下來玩一把。看彈珠服從物理定律在鐵釘間自由彈跳。

沒有拿到幾張點數,只能換一隻水槍。當我走到百貨公司比較熱鬧的樓層,想起葛倫坎伯的那首〈昨日當我年輕〉,生命的滋味甘美,舌尖上的雨水,做過的千百個夢,計畫過的冠冕堂皇的事,有太多的歌待唱,拒絕看見太多的苦痛。所有的衝動和猶疑,空白和填滿,好像也如一首歌,迴盪在往日的胸膛。

年輕的往日,有如彈珠還在釘間碰撞,還沒有決定要進到哪個洞。那時什麼機會都有可能,就像歌手做過的夢,但最後,朋友啊,我們服從的只是物理的定律,地心引力不曾放我們飛翔。

昨日當我年輕時,喜歡逗留在霓虹閃爍熱鬧的街道,以致中年後的孤獨顯得如此鮮明。我不知道現在的我們是否就像歌手所唱的,回想過去的每一席對話,卻只留下一片荒蕪空白。昨日,必然還肯定留下了意義。

從前喜歡讀維克多.弗蘭克的書,他是走過集中營活下來的猶太人,父親死於毒氣室,很少人有這樣悲慘的遭遇,但對一名心理學家而言,弗蘭克說:「人們所做的事情雖然已成為過去,但不是全無意義的,人們所做的事,都存在於過去。」人們生命的意義,就在於意志超越自己。

昨日做過的事,都是有意義的,佛家說是業力,雖不能回頭,但每個當下時刻,人間還有未落的彈珠。

點閱: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