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我們的指導靈

撰文.呂松庭

當通靈在台灣暢銷起來時,我曾去問過心道法師,心道法師說:「那是很不究竟的,說起來,就像是乩童附體那樣而已。」 心道法師也不言神通,在法師的世界裡,不生不滅的無相才是修行人的唯一道路。

心血來潮逛逛書店,才發現這幾年,台灣出了不少與靈媒有關,或由通靈者所寫的書,我佇留良久。

最先注意到幾位台灣通靈人士的書,敘述他們與靈界打交道的經歷,信仰徘徊佛道間。有個出了本通靈書的女生後來改信伊斯蘭教,不再為信眾通靈解事,但我還是好奇,改變信仰後,是否也會失去通靈的能力?這個女生沒有在書裡交代改宗後的事,也許她也不想再提起。,

非常大量的通靈翻譯書,多半出自基督教徒的手筆,歷歷在目敘述靈體、鬼魂、前世的接觸,當然還有天使、黑暗界和迷走幽明的無數靈魂。

西方的靈媒,多半會提到「另一邊」的指導靈。我讀到當過四十七年靈媒的蘇菲亞‧布朗的著作,她有個名叫艾伊那的阿茲特克─印加女性,來當她的指導靈,後來她還將此靈改名為法藍欣。根據書裡描述,法藍欣「生於西元一五○○年南美哥倫比亞的北部,在一五二○年西班牙人入侵時遭殺害,這是她唯一一次地球肉身經驗。」由於在世經驗只有短短二十年,可謂「涉世未深」。然而,指導靈卻是蘇菲亞布朗與「另一界」接觸的頻道。

每個在世的人,都有指導靈。蘇菲亞布朗如此向讀者保證。這跟中國人常說,但不太相信的「舉頭三尺有神明」有異曲同工之妙,也類似菲力普‧普曼《黃金羅盤》的守護精靈吧。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想像成就在腦後梢上不遠,有個飄飄靈體不棄不離,注視我的一舉一動。

如果,指導靈不喜歡我的品味、我的飲食或我讀的書,會不會暗中動手腳?例如,在我原本很喜歡的一盅湯裡加入過多的醋。或者,正如英國詩人威廉‧布拉克寫道:「兩人日夜讀聖經,你讀到的是黑的,我讀到的卻是白的。」

蘇菲亞‧布朗寫道:「指導靈告訴了我更多我不知道的新鮮事,禱告是我們與上帝的私人溝通。當我們直接與上帝交談時,有層『隱私罩』會立即將我們圍繞。我們與牠的談話是非常個人和神聖的,就連我們的指導靈都無法聽見。」

另一邊,真的有什麼在忙著聆聽、接收禱告訊息嗎?異教徒說,實情,會不會是人類在一個沉默的宇宙尋找安慰?

人類史裡,祈禱無著的例證,就是猶太大屠殺時際,數百萬猶太人在殷切祈禱等待救贖後,仍被無情地送進毒氣室。戰後,猶太的拉比法師解釋,上帝聽見了祈禱卻選擇束手旁觀,讓慘劇發生,那是因為根據舊約聖經記載,猶太人違背了與上帝約定的安息日規矩。然而,猶太背景的文化學者Gad Saad卻以諷刺的筆調問道:「所以,要跟一名將進入奧維茲集中營毒氣室的五歲猶太小男孩說,嘿,對不起,因為你祖先沒有遵守約定嗎?」

別以為內心自始堅定不移,信奉貫徹的人,才配稱得上虔誠教徒,許多著名宗教家同樣懷疑過。德蕾莎修女寫過:「憂慮著唯恐褻瀆上帝,心中因此隱藏如許無解疑難。我試圖思想天堂榮光,無盡虛空卻利如刀刃,狠狠,刺傷我的靈魂。」

這段文字,收錄在德蕾莎修女的書信集,她晚年失眠,接受過驅魔儀式,因為她聽不到,得不到回應,卻仍是世人敬重的宗教家。修女的書,在書店裡,沒有和那些通靈的書放在一起。然而,如果真有指導靈存在,但願我的指導靈會是她─一位虔誠的懷疑論者。

點閱: 319